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瀚海唐儿归 > 第十章 那不肯屈服的民族之魂

第十章 那不肯屈服的民族之魂

    慢慢的,神像前,人越集越多,庙宇中负责洒扫的妇人,阴鹞子,几个看张超神色复杂的周瞎虎麾下青壮,刚才跑来跑去的孩童。

    包括曹三娘子都在善娘的搀扶下过来了,在老忠翁自豪的话语中,已经有人跪在张义潮神像前低声啜泣。

    其实这些人,包括周瞎虎都曾经是张承奉麾下的旧部和支持者,曹氏代张之后,他们的日子艰难可想而知,不然也不会被这老忠翁的傻批计划说动,因为实在是过不下去了。

    可叹啊!以昔日张氏归义军之强大而观今日这衰败,没人能忍住眼里的泪水。

    其实不但是强大的归义军,那个让万千汉儿自豪的大唐,那个魂牵梦绕的长安,都已经没了。

    曾经一汉抵十胡,到了现在,西北已经只有瓜沙二地了,而且还在不断被回鹘人渗透。

    张超肃立在张义潮的神像面前,内心也是心潮澎湃,不了解河西走廊汉人在安史之乱后的悲苦,就不能理解他们现在的啜泣。

    史载,吐蕃在占领河西走廊后,废弃了唐朝的行政体制,代之以部落制,同时,强力推行蕃化政策,让河西汉儿改易穿著、学说蕃语、赭面纹身。

    这些失陷在河西的大唐军民,不但成为了亡国奴,甚至连身为汉人的习俗和习惯都不能保留,在事实上成为吐蕃贵族的奴隶。

    他们只能每岁时祀父祖,衣中国之服,号恸而藏之,也就是逢年过节才敢悄悄的把珍藏的汉家服饰拿出来船上,痛哭祭祀后,而又不得不将衣服藏起来,因为被吐蕃人知道的话,就会有性命之忧。

    大量的河西汉人,就是靠着这么一点点的时间,艰难维持住了自己身为汉人的心理归宿。

    唐穆宗长庆元年(821年),唐使刘元鼎赴拉萨参与长庆会盟。在途经龙支城(青海民和县北古城)时,数千老人望唐旗而哭拜。泣问天子安否。

    “顷从军没于此,今子孙未忍忘唐服,朝廷尚念之乎?兵何日来?”

    此时距离河西走廊沦陷,已经过去了五十七年整,当年那些生于大唐长于大唐的人几乎都快去世了。

    但河西之地的人民,还认识大唐的旗帜,还记得他们的故国,还奢望着长安的天子什么时候收复河西,拯救他们于水火。

    然而,他们没等到朝廷的兵,反倒是在二十七年后,出身沙洲名门的张义潮,在四十九岁的‘高龄’率众人起义,光复了瓜沙甘肃凉等州在内的河西走廊。

    可惜好景不长,时过境迁,河西的汉儿又到了最后的关头,如今的他们仅有瓜沙之地,别说再次恢复河西,就连自保都不足了。

    所以他们哭的,不仅仅是张义潮的去世,怀念的,也不仅仅是大唐,而是他们心中那颗,不肯沦于胡虏,不忘祖先,炽热的民族之魂。

    “西尽伊吾,东接灵武;得地四千余里,户口百万之家;六郡山河,宛然而归。”张超轻声的吟诵着,随后看向了老忠翁。

    “有这样的祖先,身为这样天下英雄的子孙,忠翁,你说我张昭,会和回鹘人勾结来乱自己同胞吗?会把自己的女人拱手相让吗?我若如此,九泉之下还有何面目去见太保公?”

    听到自己的女人一句话,曹三娘子脸色一红,瞬间就不自然起来了,老娘说了要嫁给你个小童子了?

    不过张超的这番表态,她倒是感觉特别欣慰,这才是汉家儿郎!

    “二郎君说得好!我曹家虽然掌了归义军大权,但也是承太保公的荫蔽,我祖父令公大王(曹议金)可没亏待张家,他本身就是太保的外孙女婿!”

    这话倒也不假,张昭这种张承奉嫡亲血脉肯定是不受待见的,政治斗争可没有心软的时候。

    但整个龙舌张家,并未在曹氏代金中受到多大的波及,毕竟瓜沙二州的汉人也就那么多,还早已互相联姻关系极亲了。

    张超没有回答,而是双膝跪在张义潮神像下,他在梦里看神像的双目和腹部射出过金光,似乎里面隐藏着什么。

    如果这场穿越,是因为张义潮的在天英灵所召唤,是张昭日夜祷告让他来拯救这山谷中人所起,还特意让他看见过神像,那定然有其中的道理。

    “太保公!若是天意送我至此来完成你老人家的夙愿,若是天意还能再有大唐,那就请您显圣相助吧!”张超大喝一声,随后咚咚的对着神像开始磕头!

    呃!刚升起欣慰和佩服之情的曹娘子又傻眼了,老忠翁也傻眼了,屋子里的人都傻眼了。

    都这时候了,不想办法而是跪着求祖先保佑?泥塑的祖先要是有用的话,他们早就把头磕破让祖先帮着打回长安,兴复大唐了!

    “轰!”

    就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磕到第九个头时候,张超面前的张义潮神像猛然裂开!

    初升的朝阳从破败的窗口照射进来,顿时有无数金光从神像内迸发了出来,一阵烟尘过后,神像彻底破碎,人们瞪大眼睛看去,一套暗金色的明光铠出现在了众人眼中。

    凤翅兜鍪、金刚面甲、虎头肩吞、闪烁着金光的护心镜、服吞甲、臂吞,犀甲革带、裈甲、裙甲一应俱全。

    甲胄左立六尺余长的马槊,黑杆白枪头寒光直闪,右插二尺余长横刀,青壳白刃幽光点点!

    所有人都傻了,他们直接用看天神一般的眼神看着张超。

    还真有祖先显圣啊!

    此时敦煌笃信佛教,多称神鬼,人们本来就非常迷信,见到这种场景,更是难以自持,人人都在想,难道太保公真在天上保佑着子孙?

    “太保公!请您救救我们河西汉儿吧!大唐没了!您也故去了!我们支撑的好苦啊!

    少郎君日夜想的就是如何兴复汉家,您可知道,少郎君(张承奉)只活了二十有三啊!他是活活憋闷而死的啊!

    如今龙舌张家,也就剩我一个老奴还记得您的遗志了!请您救救我们吧!”

    老头忠翁终于破防,他咚的一膝盖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其余人等包括曹娘子在内也都咚咚的磕起了头,都在请求太保公保佑!

    “哈哈哈!”张超仰天大笑,他知道为什么会在梦里出现这座神像了。

    神像中的这甲,不就是他自己的得意之作,那套花了两年半时间制成的仿大唐明光甲吗?护心镜的那两大块钢板还是他坚持弄上去的,差点没被一群坚持做古甲的人喷死!

    看来是天意让我来恢复大唐的荣光了!

    张超回首看向众人,不知道这谷中人和曹娘子在历史上遭受了什么样的痛苦,但从这一刻起,所有的都已经改变了,不会再有苦难,只有兴复河山的荣光!

    从今儿起,共和国没了一个冷兵器爱好者张超,大唐多了一个张昭!

    河西,我来了!长安,我来了!大唐,我来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ugop.cn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obile.ugop.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