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公子别秀 > 第20章 冰库告急

第20章 冰库告急

    林秀千算万算,没算到卧底竟然在他身边。

    难怪他到哪里都能撞到灵音,原来是她在跟踪考验他。

    早知道退婚不成,他就表现的差一点了。

    他可以不请那些乞丐吃饭,不吃三文钱一碗的素面,在清吏司的时候,不……

    算了,就算是知道会有今天,该站出来的时候,林秀还是会站出来。

    往事已矣,来事可追。

    虽然赵家现在决定了,但也未必不会改变主意。

    其他方面,林秀没办法改变,但某些方面可以。

    他可以继续去青楼和海棠姑娘谈心啊,他今天去,明天去,后天也去,天天都去,他就不信,赵家会把那样一个天之骄女,嫁给一个天天逛青楼的人……

    林秀心中叹了口气。

    事情好像越来越复杂了。

    林赵两家身份地位差距太大,这桩婚事,最好,或者说只能由赵家来退,林家主动退婚,那就是打赵家的脸。

    本以为赵家不会将那位天才嫁过来,谁想到他身边出了一个猪队友。

    还好,此事没有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想要让他们改变主意,唯有改变灵音对他的印象。

    海棠姑娘,等我……

    这时,赵灵音忽然对他说道:“既然婚约已经定下了,你就应该好好约束自己,下次再让我看到你逛青楼,我会打断你的腿,我说到做到。”

    说完,她给了林秀一个警示的眼神,然后干脆的转身离去。

    至此,林秀的最后一条脱身之路,也被彻底堵死。

    不多时,平安伯夫妇从外面走回来,平安伯对林秀说道:“秀儿,赵伯父要走,你应该出去送一送的,不然显得我们不懂礼仪。”

    周筠笑了笑,说道:“我刚才看到灵音和秀儿在后面说话,秀儿听到这个消息,应该是高兴的忘记了吧。”

    林秀抹了抹因为悲愤而气出的一滴眼泪,说道:“是啊,高兴,高兴的都哭了……”

    平安伯感慨道:“连这份婚约都愿意承认,赵家果然讲信誉,一直以来,倒是我们小人之心了。”

    林秀现在很无奈,谁愿意娶一个没见过的女人?

    不知道她是美是丑,高矮胖瘦,性格怎么样,合不合不来,适不适合结婚,如果两个性格不合的人凑到一起,岂不是又一起如他前世父母一样的婚姻悲剧?

    林秀从内心深处恐惧这种婚姻。

    他叹了口气,喃喃道:“也不知道那赵姑娘是什么样的人,样貌如何,又是何种性格?”

    平安伯笑道:“论样貌的话,你觉得灵音如何?”

    林秀道:“国色天香,毫不夸张。”

    平安伯道:“都是一个爹娘生的,妹妹如此,姐姐岂能差了,灵珺的容貌自是不必说,王都倾慕他的王公子弟不知有多少,甚至就连宫中皇子,也对她不吝追求,至于她的性格,她大部分时候都不在王都,我倒是不知道,但应该会比灵音温雅一些……”

    他拍了拍林秀的肩膀,说道:“灵珺是连陛下都十分看重的天才,赵家也因她而崛起,你赵伯父原本和为父一样,只是三等伯,父凭女贵,如今已是一等侯,到时候见了她,你可要客气一点……”

    林秀心中再叹一声,取消这桩婚约的想法越发强烈。

    有谁会对自己的妻子客客气气的呢?

    赵灵珺再美,天赋再高,又有什么用,需要对妻子客气的婚姻,能够幸福吗?

    别人林秀不知道,他肯定不会。

    他装作毫不在意,笑着对平安伯说道:“爹你放心,一等侯算什么,等我以后赚一个一等公让你当当……”

    周筠闻言笑了起来,平安伯没好气的在林秀脑袋上敲了一下,说道:“你以为一等公是大白菜啊,整个大夏才一个一等公,你能不给爹惹事,我就已经很高兴了……”

    话虽这么说,他心里却是喜滋滋的,儿子能有这份心,他已经心满意足。

    和父母打趣了一阵,林秀从怀里取出一个盒子,递给站在周筠身后的阿月,说道:“阿月姐,这个送给你。”

    阿月打开之后,看到里面是一支十分精致的金钗,连忙道:“不行不行,公子,这太贵重了。”

    周筠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说道:“秀儿给你的,你就收着吧。”

    听了夫人的话,阿月开心的收下了金钗,红着脸对林秀道:“谢谢公子。”

    林秀摆了摆手,说道:“一家人,客气什么。”

    阿月很小的时候,就在林府了,她比林秀大八岁,林秀从出生到长大,身边一直都是她在照顾,虽然林秀脑海中没有这些记忆,但这不妨碍他像姐姐一样对待她。

    随后,林秀又将老黄和王婶的礼物送给他们,两人自然也是一番千恩万谢,家里每个人都有礼物,在门口看门的大黄也不例外,晚饭的时候,林秀特意让王婶给大黄加了一根鸡腿。

    赵灵音父亲的登门,以及赵家对于这桩婚约的态度,虽然和林秀的计划截然相反,但也让他放下了一桩心事。

    那夜针对林秀的刺杀,应该不是赵家所为。

    灵音将他当做自己人,林秀对她心怀感恩,连带对赵家也有些好感,他不愿意怀疑他们。

    清吏司那边的调查,一直没有下文,想来是调查不出什么结果了。

    那么,到底是谁想要他的命?

    敌在暗,他在明,林秀找不到他们。

    但他相信,既然上次的行动失败了,他们迟早还会露出马脚。

    第二日一早,林秀刚刚吃过早饭,没多久,赵灵音便来到了林家。

    她是来帮林秀修行的。

    林秀发现她对于这件事情很是上心,他也知道,她是为了让林秀能早日配得上她的姐姐。

    不过,林秀今天还要去摘月楼,如果现在就被灵音榨干元力,到时候他恐怕连一桶水都冰冻不了。

    赵灵音知道他在担心什么,说道:“到时候,我和你一起去摘月楼。”

    有她在,林秀自然就不用担心什么了,三百两银子对她来说,只不过挥挥手的事情。

    不过这样一来,这钱林秀就拿的不太踏实了,他想了想,对赵灵音道:“要不,摘月楼给的酬劳,我们一人一半吧……”

    赵灵音挥了挥手,干脆的说道:“不要,我不缺银子。”

    既然她都这么说了,林秀也不再坚持,最多以后在其他方面报答她。

    两人很快开始今日的修行,外面依旧酷热难耐,房间之内,却寒意刺骨。

    与此同时,大夏皇宫。

    御书房内,几名宫女手持巨大的宫扇,站在左右为一名身穿皇袍的中年男子扇风,却依旧效果甚微,这宫殿像是一个巨大的蒸笼,闷的人透不过气来。

    中年男子有些烦躁的放下批阅奏章的朱笔,哪怕他是一国皇帝,手握滔天权力,也奈何不了天公,与王都的所有人一样,难逃酷暑的折磨。

    他抬起头,大声道:“朱锦,让你去取冰,你死到哪里去了?”

    一个肥硕的身影连滚带爬的从外面跑进来,跪在地上说道:“启禀陛下,奴才刚刚去冰库看了,冰库已经一块冰都不剩了……”

    “什么?”中年男子皱起眉头,问道:“冰库每年的藏冰,至少能用两个月,这才用了一个月不到,怎么就一块都不剩了?”

    那肥硕身影解释道:“回陛下,今年的夏天格外的热,这用冰自然也快上一些,奴才查过了,这半个月来,后宫用冰量倍增,今日皇后娘娘派人取五方,明日贵妃娘娘派人取十方,刚才一大群妃嫔的人等在那里,冰库一块冰都拿不出来,后宫已经闹翻天了……”

    中年男子揉了揉眉心,顿感头疼,自己的这些娘娘从小娇生惯养的多,如何受得了这种酷热,观天司又言明,这种酷热的天气,至少还要持续一个月,到时候,后宫还不闹得他不得安宁?

    这时,那肥硕的身影忽然说道:“陛下,何不将武安侯家的二小姐宣进宫来,她觉醒的正是冰之异术,让她帮宫里制些冰还不是举手之劳?”

    “不可。”大夏皇帝毫不犹豫的挥了挥手,说道:“朕记得那姑娘是叫做灵音吧,那姑娘天赋异禀,是我大夏未来的栋梁,怎可因为朕后宫妃嫔的享乐之事扰她修行,届时恐怕连武安侯都会被笑话,再说,后宫那些妃子的脾性,你不是不知道,倘若到时发生了冲突,你让朕怎么处理?”

    “陛下英明,是老奴考虑不周。”那宦官总管俯身扣了扣,随后又道:“老奴听说,平安伯家的儿子,也觉醒了冰之异术,而且已经进了异术院……”

    “平安伯家的儿子?”大夏皇帝眉梢一挑,问道:“和赵家嫡女有婚约的那个,他不是没有觉醒异术吗?”

    王都权贵众多,他作为皇帝,并不是每一位都记得,但对平安伯的印象还是很深的,毕竟,赵家那位嫡女的名气太大,他甚至想将她许配给某位皇子,只是碍于赵家和平安伯的那份婚约,只能作罢。

    朱锦道:“听说他的异术能力已经觉醒,正是冰之异术。”

    大夏皇帝脸上浮现出一丝遗憾之色,说道:“居然觉醒了天阶异术,只是时间有些晚,倒是可惜了……”

    冰之异术的强大,自是不必多说,近有大夏某位传奇将军,远有大罗王朝的那位当世巅峰强者,这是一个具有无上潜力的能力,只可惜他觉醒的太晚,注定不会有太大的成就。

    大夏皇帝道:“既然如此,就宣他进宫吧。”

    朱锦火速安排了一名小宦官召见林秀,然后笑道:“说起这位平安伯的儿子,还有件有意思的事情,此人年纪轻轻,胆气倒是不小……”

    朱锦不仅是内侍首领,手里还掌握着密侦司,王都的大小事情,都瞒不过他,大夏皇帝来了兴趣,连奏章也不批了,道:“什么事情,给朕说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ugop.cn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obile.ugop.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