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公子别秀 > 第18章 赵灵音的评价

第18章 赵灵音的评价

    今日的摘月楼,和昨天截然不同。

    昨天林秀来的时候,酒楼里一个人都没有,今天他和孙大力走进大门,掀开厚厚的门帘,发现一楼的大厅座无虚席,二楼的一间间雅阁中,也人影绰绰,厅内比昨日拥挤了太多,显然是加了桌子。

    摘月楼生意变好并不意外,外面酷热难当,楼内却和空调房一样,目前应该是王都唯一的避暑胜地。

    两人刚刚走进酒楼,摘月楼掌柜便从柜台里跑出来,握着林秀的手腕,长舒了口气,说道:“林公子,您可算来了,昨天的那些冰块已经快用完了,你再不来,我就要亲自去家里请你了……”

    “我这不是来了吗。”林秀笑了笑,说道:“我们开始吧。”

    在钱掌柜的带领下,他再次来到后院水井旁,这里已经摆满了五十个水桶,桶中也打满了水,在他到来之前,摘月楼已经做好了全部的准备。

    接下来就都是林秀的事情了。

    他洗过手后,将手掌贴在一桶水的水面上,还未将整桶水凝结成冰,身后忽然吹来一阵香风。

    赵灵音站在林秀身后,疑惑问道:“你在做什么?”

    林秀诧异道:“你怎么来这里了?”

    赵灵音道:“我碰巧看到你,就过来看看,你在这里做什么?”

    “做生意啊。”林秀已经将第一桶水凝结成冰,手掌离开冰面,说道:“最多再过一个月,天气就转凉了,还不趁着天热多赚点?”

    赵灵音皱眉道:“你就这么缺银子,被人看到了怎么办?”

    林秀白了她一眼,问道:“你哪里看出我不缺银子了?”

    异术师所追求的,应该是强大的力量,利用上天赐予的异术能力,去赚取金银之物,无疑是自降身份。

    林秀将手掌伸向第二桶水的时候,赵灵音直接握住了他的手腕,说道:“你要多少银子,我给你。”

    林秀闻言愣了一下。

    当一个有钱的女人告诉你,“你要多少钱,我给你”时,很少有人能禁受得起这种诱惑。

    哪怕这个女人又老又丑,甚至还有某种特殊癖好,也会有不少男人贴上去,这样的人林秀见的多了。

    更何况这个女人又漂亮又年轻,身材又好,这句话对男人的杀伤力无疑是巨大的。

    可惜林秀不吃这套。

    能自己赚钱养家,为什么要靠别人。

    他再次瞥了赵灵音一眼,淡淡道:“你当我什么人了,再说,被人看到怎么了,我用自己的能力赚钱,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赵灵音看着林秀,在她的心中,林秀“好色”的形象之后,又多了一个“贪财”。

    她一挥衣袖,一道寒气涌出,水井边数十只水桶中的水全部凝结成冰。

    她淡淡看了林秀一眼,问道:“够了吗?”

    林秀惊叹于赵灵音的强大实力,同时又紧张道:“我自己慢慢弄也行,你这么做,银子算谁的?”

    赵灵音咬牙道:“算你的,我一文钱也不要。”

    这样林秀就放心了,虽说他什么都没有做,但没有灵音,他自己慢慢来,至多一个时辰也能做完,这本来就是他应得的。

    摘月楼掌柜倒也讲究,没有因为赵灵音的插手再生风波,老老实实的让人奉上了三百两银子。

    他只是心中感慨,这些强大的异术师,才是赚钱如抢钱,如果他们有心,很容易就能在短时间内积累巨大的财富。

    走出摘月楼,赵灵音走在林秀前面,头也没回,淡淡的说道:“你就算贪财,也要想想自己的身份,这样会让别人看不起林家。”

    林秀知道灵音是为她好,在王都,权贵要有权贵的样子,哪有权贵和商人混在一起的,更何况是像林秀这样亲自下场,这样的行为,在别的权贵眼中,无疑是少见的笑料。

    这不仅是丢林家的人,也是丢赵家的人。

    他耸了耸肩,说道:“他们怎么想,是他们的事情,上次家里请御医,花了几十两银子,后来又遣散了几个仆人,遣散费又给了不少,再不出来赚点钱,怕是连锅都揭不开了,这些事情我不做,难道让爹娘做吗?”

    赵灵音的脚步一顿,她不知道林家已经困顿至此,此刻想说些什么,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这时,林秀已经越过了赵灵音,继续向前方走去。

    街道中央,一名衣衫褴褛的妇人怀中抱着一个孩子,跪在地上,焦急而又悲恸的说道:“求求各位好心人,帮帮我们吧……”

    无数行人从他们身前走过,却只是低头看她一眼,更多的人则是连看都不看。

    林秀走上前,蹲下身子问道:“这位大婶,怎么了?”

    看到有人和她说话,那头发凌乱的妇人猛地抬起头。

    她抱着怀里的孩子,焦急道:“孩子,孩子病了,大夫说,说再不治,就活不成了,我,我没钱……”

    林秀从怀里摸出一锭银子,递给她,问道:“这些够吗?”

    “够了,够了!”妇人一把抢过银子,连谢谢都来不及说,便抱着孩子,从地上爬起来,向着某个方向狂奔而去。

    赵灵音走上前,说道:“在王都,像这样的人十有八九是骗子。”

    林秀笑了笑,无所谓道:“那有什么关系呢,不过是几两银子而已,摘月楼一顿饭都不止几两,骗了也就骗了,万一是真的呢,而且那孩子的病看起来不像是假的。”

    其实这辈子林秀行事已经很收敛了,毕竟以前他可是有不少次,心血来潮将钱包丢给路边的乞丐,然后自己骑单车回家。

    这辈子他有家,有父母要孝敬,还要一条狗要养,做事不能那么随性而为。

    因为赵灵音帮了林秀很大的忙,节省了他一个时辰的时间,所以他有空在街上闲逛,也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好好熟悉熟悉王都。

    赵灵音一言不发的跟在林秀身后,默默的观察着他。

    然后她发现,林秀做的很多事情他都看不懂。

    他会毫不犹豫的给乞讨的妇人一锭银子,也会为了几文钱,在街边小摊和摊主纠缠一刻钟。

    他会花一两银子,在小酒楼买几桌饭菜,送给街边的乞丐,自己却蹲在街边吃三文钱一碗的清汤素面,还接连吃了三碗。

    他是赵灵音见过最不像权贵的权贵,但奇怪的是,她看他却比任何权贵都顺眼。

    林秀喝完最后一口面汤,然后放下碗,回头看了赵灵音一眼,问道:“你确定不来一碗,这家味道真的很不错。”

    赵灵音摇了摇头,说道:“我不饿。”

    过去的十七年里,她从来没有在这种地方吃过饭,现在自然也不会。

    只是她心里难免的好奇,这面真的有这么好吃吗,好吃到林秀和孙大力,一个吃了三碗,一个吃了五碗……

    林秀会吃三碗面,是因为他和孙大力一样,觉醒了力量之后,很容易感到饥饿,而且山珍海味鲍鱼龙虾他早就吃腻了,上辈子就喜欢那些味道独特的苍蝇小馆,这些地方虽然登不上大雅之堂,可却往往藏着真正的美味。

    赵灵音看了看他,说道:“我回去了,明天我找你修行。”

    说完她便转身向赵家的方向走去,路过一处医馆的时候,看到那名衣衫褴褛的妇人,手里拎着几副药,满面笑容的抱着孩子从医馆走出来。

    看到赵灵音时,妇人拉着孩子一起跪下,连声道:“谢谢姑娘,谢谢姑娘救命之恩!”

    赵灵音没敢多看她们,便仓皇逃离,这一跪,她受之有愧。

    回到家中,赵灵音心事重重,直到吃饭的时候还有些走神,在她对面,一名中年男子微笑问道:“怎么样?”

    赵灵音回过神,看向自己的父亲,问道:“什么怎么样?”

    中年人道:“听说你这几日和林秀在一起,他这个人怎么样?”

    赵灵音想了想,说道:“他是一个好人。”

    中年人一愣,疑惑道:“好人?”

    赵灵音点了点头,放下筷子,说道:“他修行刻苦,为人勤俭,心地善良,胸怀正义,有责任有担当,唯一的缺点,就是异术觉醒的晚了点……”

    “阿嚏!”

    正在街上逛悠的林秀莫名其妙打了一个喷嚏,同时心中没来由升起一种不妙的预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ugop.cn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obile.ugop.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