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公子别秀 > 第13章 神秘刺客

第13章 神秘刺客

    前天和秦聪告别的时候,秦聪说过,两个人还会再见面的。

    林秀没想到,他和秦聪这么快就再见了,只是地点有些奇怪。

    清吏司,停尸间。

    秦聪的尸体直挺挺的躺在一张木板上,清吏司的仵作查验一番之后,说道:“死亡时间是昨天酉时到戌时之间,致命伤是脖子上的一道剑痕,凶手一剑封喉,在瞬间就杀死了他,从伤口的情况判断,凶手使用的应该是类似短剑匕首之类的兵器。”

    秦聪死了,死在了家里。

    进房间之前,他告诉下人,他要好好休息,没有天大的事情,不要打扰他,等到第二天秦府的下人伺候他起床时,发现他死在了卧室中。

    秦家暴怒之余,立刻来清吏司报案,作为和秦聪有过冲突的林秀和赵灵音,自然第一时间就被传了过来。

    清吏司郎中简单的询问过他们几句话之后,这里就没有林秀和赵灵音什么事情了。

    秦聪死的时候,林秀和赵灵音都各自在家,有不在场证明,他们没有作案的时间,也没有作案的能力。

    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一等伯的府邸,杀死秦聪之后,又无声无息的离开,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况且,凶手在杀死秦聪之后,也并没有掩饰身份。

    她在秦聪尸体上,留下了几片花瓣。

    一名清吏司官员看着秦聪的尸体,沉声道:“一剑封喉,尸体上留下花瓣,除了故意留下的痕迹,现场一点儿线索都没有,那个女人又出手了……”

    清吏司郎中摆了摆手,说道:“既然不是普通案件,就交给异术司去查吧。”

    异术司是朝中另一个衙门,清吏司只负责一般案件,凡是涉及到异术或是异术师的案件,都会转交异术司处理。

    看着秦聪横在木板上的尸体,林秀不露痕迹的将手按在他的脑袋上,体内的那道力量并没有什么反应,看来,他是无法复制死人的能力的。

    回到案牍库,林秀洗了十遍手,才好奇的问陈主事道:“陈伯父,到底是谁杀的秦聪?”

    陈主事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才缓缓道:“是一名神秘的刺客,过去的一年里,王都有不少权贵官员死在她手里,异术司和密侦司都在大力的通缉她,被她注意到,只能算秦聪倒霉,怨不得别人……”

    有关这名神秘刺客的事情,陈主事没有说太多,他离开之后,林秀开始在案牍库中寻找。

    这里是存放清吏司案件卷宗的地方,过去三年清吏司经手的所有案子,在这里都能查到,林秀用了大半个时辰,才在浩如烟海的卷宗中查到了那名刺客的信息。

    卷宗中关于她的信息并不多,目前可以确定的是,此人是女子,使用的武器为匕首或短剑,擅长暗杀,刺杀过王都不少达官显贵,极少失手,寥寥不多的几次失手,是因为目标身边有强者暗中保护,也是那两次失手,才让朝廷获取到了她的一些信息。

    在这之前,朝廷对于她一无所知,所有见过她的人,都死在了她的手下。

    看完关于这位无名刺客的信息之后,林秀心中对她升起几分钦佩。

    虽说她手中染血无数,但死于她手的,不是大奸大恶的权贵,就是草菅人命昏官,或是像秦聪这样,犯下滔天罪行,朝廷却无法将其处置的法外狂徒。

    她行事有个习惯,那就是每次出手,都会在现场留下花瓣,表明凶手的身份,因此不会有无辜的人被牵连。

    看完她的卷宗,林秀忍不住叹道:“英雄啊……”

    秦聪这样的人渣,林秀也想杀之而后快,但他没有这样的实力,只能眼看着秦聪嚣张跋扈。

    卷宗记载,这名刺客,也是一位异术能力者,而且具有不俗的武道修为。

    她的能力是隐匿,至少觉醒了三次,可以随时进入隐身状态,这不是一个战斗类型的能力,但配合武道,却能成为顶尖的刺客,一个看不到的刺客,防不胜防的刺杀,谁能不怕?

    林秀以前玩王者荣耀,也非常讨厌对面打野是兰陵王或是阿珂。

    一局游戏,大部分时间是看不到他们的,当他们现身的那一刻,也就是自己被击杀的时候。

    后来,林秀自己把阿珂打到国服,才深刻的体会到隐身的能力有多爽。

    因为她手下案子太多,又神出鬼没,朝廷一直对她大力悬赏,据说她的赏金已经高达万两,这是一个可以让普通家庭数辈子衣食不愁的数字。

    不多时,林秀将卷宗放回原处,离开了清吏司。

    王都百姓消息灵通,一大早秦家就匆匆赶往清吏司报案,清吏司又派人抬走了秦聪的尸体,林秀走在街头,到处都是百姓在议论。

    “死得好啊,死得妙,这个败类,早该死了!”

    “不知道是哪位英雄替天行道,我老钱在这里谢谢他了!”

    “大快人心,大快人心啊!”

    ……

    林秀早上被匆匆叫到清吏司,早饭都没来得及吃,他随便找了一个早点铺子,要了一屉包子,一碗稀饭,坐在街边吃了起来。

    在这种地方吃饭的,都是平民百姓,林秀的衣着不凡,坐在人堆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就连那些兴高采烈议论秦聪之死的客人,也都闭上了嘴巴。

    毕竟,这种事情,他们私下里说说可以,但若是被有心人听到,遭到秦家报复,可没有人能够承受得起。

    不过很快的,就有人发现了什么。

    “这不是那天为老王出头的那位大人吗?”

    “怎么可能,那样的人,怎么可能在这里吃饭?”

    “真的是那位大人,长得这么俊俏的人不多,我不可能记错的!”

    ……

    虽然百姓在小声议论,可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去和林秀搭话,毕竟一个是官,一个是民,他们对于这些朝中大人,心中还是有些敬畏以及惧怕的。

    林秀很快吃完了自己那份,又让掌柜的打包了几屉,打算带回清吏司。

    今天早上的案情紧急,清吏司还有很多人和他一样没来得及吃早饭。

    既然以后要常去清吏司,就有必要和同僚们打好关系,如今的林秀,在清吏司,还像是一个局外人。

    林秀付钱的时候,那包子铺的掌柜,一名身体精壮的中年汉子摇了摇头,说道:“这些包子,就算是我请大人的。”

    林秀愣了一下,不等他发问,那掌柜就解释道:“老王头可怜了一辈子,好不容易才把女儿养大,却被那奸贼所害,大人是唯一站出来为他们说话的,不过是区区几个包子而已,我不能收大人的钱。”

    林秀没有吃白食的习惯,他坚持给钱,奈何那掌柜铁了心不收,就连一些食客也出言相劝,林秀最终只能作罢。

    回到清吏司后,林秀将包子送到各个衙房,早上秦家的事情紧急,清吏司众官员大都没有吃早饭,他们又不能像林秀一样,可以随便离开,只能饿着肚子,那一只只散发着扑鼻香味的包子,很快就让他们喉咙耸动不已。

    案牍库中,林秀对另外三名同僚微笑说道:“我在街边买了些包子,几位若是没有吃早饭,可以先垫垫。”

    三名文书腹中正饥饿难耐,闻言立刻围上来,一人拿了一只包子,一边狼吞虎咽,一边道谢。

    “多谢多谢……”

    “林大人的包子送的太及时了。”

    “我等刚才还在商量,要不要差一个衙役上街去买……”

    三人以前遇到林秀时,都只是礼貌性的示意,还是带着几分疏离,这普通的一屉包子,让几人的距离有所拉近。

    一名文书吃完包子,擦了擦手,对林秀道:“这些包子多少钱,我们付给林大人。”

    林秀摆了摆手,说道:“徐大人客气了,几屉包子,不值几个钱。”

    那文书却笑了笑,说道:“亲兄弟也要明算账,不然下次我们可不好让了林大人带了。”

    林秀摇头道:“真的不用,这几屉包子,本就没有花一文钱,是那包子铺掌柜送的,前几天死去的王氏女子,是他的街坊,他谢我那日站出来为那女子伸冤,这次没有收我的银子。”

    几名文书闻言一愣,已经再次拿起一个包子的徐文书,沉默一瞬后,将那包子缓缓放下,缓缓说道:“如此,这包子我等却是没有资格吃了……”

    林秀叹道:“我也受之有愧,那窃贼显然只是替罪羊,王氏的名节,到底还是被玷污了,我最终并没有能还她清白。”

    王氏是被秦聪强行玷污之后,欲要报官,后被秦聪派人灭口,并做成自缢的假象。

    后来秦家找了一名窃贼顶罪,在清吏司的卷宗记录中,她是自愿和秦聪交易,又碰巧遇到盗贼劫财劫色,意外而死。

    一个清清白白的少女,蒙冤而死,已经够凄惨了,却还要被污名成娼妓,林秀很难想象她家人的心情会是怎样。

    案牍库门口,清吏司郎中看着手中已经吃了一半的包子,沉默片刻后,将剩下的一半大口吞下。

    随后,他走回衙房,对一名衙役道:“准备升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ugop.cn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obile.ugop.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