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公子别秀 > 第9章 结怨
    刚才听陈主事说,公堂上那名年轻人是一等伯之子。

    大夏的爵位,只有公侯伯三品,其中每一品又分为三等,若是没有特殊情况,爵位每继承一次,会自动降一阶,一等公的后代,会降为二等公,一等伯的后代,会降为二等伯,林秀的父亲是三等伯,爵位已经不能再继承了。

    到了林秀这一代,林家就会彻底的从王都权贵阶级中除名。

    那位一等伯似乎有些权势,有办法将儿子从清吏司弄出来,就算林秀心中不平站出来,也改变不了什么。

    但有些事情明知没有结果,却还是要有人去做,林秀只求一个问心无愧。

    在案牍库待了一会儿,林秀便准备回家了。

    当他走出清吏司的时候,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无数百姓围在那里,公堂上那名老者见林秀出来,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将额头磕的咚咚作响,感激道:“多谢大人替小女伸冤,多谢大人替小女伸冤!”

    围观的百姓也议论纷纷。

    “如果不是这位大人,老王头的女儿就要不清不白的走了。”

    “刚才在公堂上,没有一个人愿意为老王头说话,只有他站了出来。”

    “这位大人真是个好官啊……”

    ……

    在百姓的议论声中,林秀将老人扶了起来,说道:“老人家不用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

    对他而言,只是简单的站出来说几句话,但对老人一家,意义却无比重大,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林秀向来都是不吝啬这些的。

    好不容易从人群中挤出来,林秀不等孙大力来接他,一个人向林府走去。

    王都的达官显贵,都居住在王都的南边或者东边,林家已经没落,居住在王都的平民区,只是家里比平民阔绰,拥有几位下人,院子大一些而已。

    前几天林秀总是一个人吃饭,今日晚饭时,身边则多了两人。

    平安伯夫人不停的给林秀碗里夹菜,说道:“秀儿你要多吃饭,这几天都瘦了……”

    平安伯放下筷子,说道:“明日我请御医来家里瞧瞧,看看你的失忆之症有没有办法。”

    林秀摇头道:“不用了吧,那又要花一大笔银子。”

    林秀知道,作为一个没落的三等伯,林家其实并不富裕,不久之前,才拿出来一大笔钱为他谋了一个清吏司文书的差事,请御医上门,恐怕又得不小的花费。

    平安伯摆了摆手,说道:“银子的事情你不用管了,治病重要。”

    说完,他又亲手给林秀乘了一碗汤,说道:“这鸡汤是你娘亲手熬的,你多喝些,对身体有好处。”

    林秀拿起勺子,默默喝汤,温热的鸡汤入喉,令他的心里也多了一丝暖意。

    以前大多数时候,他吃饭都是一个人点外卖,或者是泡面凑合,已经很久没有吃过这样的家常便饭了,也很久没有人和他一起吃饭。

    吃过饭,林秀便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

    和平安伯夫妇相处,感受着他们的关切和爱护,林秀还是有些不太习惯。

    说来可笑,他上辈子在亲生父母身上没有感受到的东西,居然在两个陌生人的身上感受到了,这让习惯了一个人的林秀,有些不知所措。

    为了避免和他们独处,第二天一早,林秀吃过早饭后,便离开了家中。

    不久后,清吏司,林秀手中缓缓的翻阅着一份卷宗。

    昨日那女子的案子,清吏司已经结案了。

    一名盗贼昨日来清吏司自首,承认自己前天晚上入室盗窃,拿了钱财后,又见色起意,想要对王氏用强,但却失手掐死了她,为了避免官府追查,于是做出了王氏自缢的假象。

    有人投案自首,秦聪自然很快被无罪释放。

    这份卷宗处处都是破绽,最大的破绽在于,入室盗窃的窃贼如果不来自首,清吏司根本无从查起,他却偏偏自投罗网,目的简直过于明确,就是为了洗清秦聪的嫌疑。

    那位一等伯的手段,比林秀预料的还要强大。

    如此一来,林秀昨天所做的一切,自然也没有了意义。

    林秀将那份卷宗放回原处,走出案牍库,来到院中的时候,迎面走来一人。

    林秀抬头看了一眼,停下脚步,微微抱拳道:“见过郎中大人。”

    来人是清吏司郎中,也是清吏司的一把手,昨日他本想草草的结案,却被自己搅乱,迫于压力,只好将秦聪收押,想必心中对他极为不满。

    二十四司是中央直属,各司郎中,都是手握重权的朝中大员。

    搞不好,他这份好不容易得来的差事就要丢了。

    清吏司郎中面容清癯,目光锐利的看着林秀,林秀与他目光对视,不卑不亢,没有一丝退缩。

    片刻后,清吏司郎中移开视线,然后微微点头,从林秀身边走过,似乎昨日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林秀有些疑惑的回头看了一眼,看样子,郎中大人似乎并不打算怪罪自己。

    想来也是,他若是直接迁怒林秀,岂不是坐实了他断案不公,但暗中会不会给他穿小鞋,可就不一定了,林秀心中还是要提起几分警惕。

    此时,清吏司大堂中,一名跟在清吏司郎中身后的官员忍不住开口:“大人,这平安伯之子行事鲁莽,不懂规矩,还是找个由头,将他赶出去算了,免得他以后再闯祸……”

    清吏司郎中回过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你在教本官做事?”

    那官员立刻躬身道:“下官不敢。”

    清吏司郎中淡淡道:“管好你该管的事情,不该你管的,最好不要多嘴。”

    “下官明白……”

    “下去吧。”

    “下官告退。”

    那官员匆匆退下,清吏司郎中默然站立了片刻,抬头望着头顶悬挂的“明镜高悬”牌匾,注视良久……

    ……

    林秀从清吏司出来,便直接来到了异术院。

    在异术院门口,他被一道人影拦住了去路。

    昨日在公堂上见过的那名年轻人站在他的面前,微笑看着林秀,说道:“平安伯林霆的儿子,懂得不少啊……”

    果然,还是被此人记恨上了。

    昨日若是没有林秀站出来,秦聪也不必在清吏司的大牢中待那两个时辰,这让堂堂一等伯之子颜面有失,也让他记住了那个多事的家伙。

    林秀,平安伯之子,离开清吏司大牢之后,秦聪很容易的就调查出了他的身份。

    眼前之人虽然在微笑,但他脸上的笑容,怎么看怎么带着一股寒意。

    林秀没有和秦聪废话,开门见山道:“你想怎么样?”

    秦聪伸出手,整条手臂逐渐覆盖了一层土黄色的硬甲,他笑看着林秀,说道:“你让我在又脏又臭的清吏司大牢里待了两个时辰,我断你两根肋骨,不过分吧?”

    望着秦聪手臂的变化,林秀瞳孔微缩,此人居然也是一位异术觉醒者,而且他的能力至少觉醒了两次。

    能力刚刚觉醒的林秀,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好汉不吃眼前亏,林秀后退一步,说道:“你别忘了,异术院内,禁止殴斗!”

    秦聪嘲讽的看了他一眼,说道:“院规里的确有这一条,但这里,可是在异术院外面……”

    话音未落,他便一拳轰向林秀胸口。

    面对秦聪的蓄力一击,林秀全身肌肉紧绷,正要有所动作,身体忽然又放松了下来。

    秦聪以为他放弃了抵抗,手上又多加了两分力道,但就在这时,他忽然感觉身体有些发冷,随后,他的脚下便迅速出现了厚厚的冰层,将他冻在了原地。

    一丝淡淡的香气由远及近,赵灵音走到林秀面前,目光冰冷的望着秦聪,问道:“你要打断他两根肋骨?”

    秦聪的双脚此刻已经失去了知觉,整个人也如坠冰窟,他哆嗦着看向赵灵音,颤声道:“异术院内禁止使用异术殴斗,快放开我!”

    赵灵音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说道:“院规里的确有这一条,但这里,可是院外……”

    话音落下,秦聪整个人凌空飞起,然后狠狠的摔在地上,胸口钻心般的疼痛,让他清楚的知道,他的肋骨一定断了几根。

    林秀无语的看着赵灵音,刚才她飞起一脚时,林秀愕然的发现,她居然在裙子下面穿了长裤。

    这是什么穿衣搭配,人与人之间,真是一点儿信任都没有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ugop.cn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obile.ugop.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