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公子别秀 > 第4章 冤家路窄
    一夜无梦。

    第二天清晨,林秀站在院子里洗漱,从铜盆的倒影中,看到了一张俊秀的面孔。

    这个世界的林秀,居然和他长的一模一样,就连隐私部位的一个小痣的位置也分毫不差,林秀差点以为这就是他的身体。

    不过像归像,这具身体,和他原本的身体还是有一些不同的。

    上辈子的林秀,年纪轻轻就身经百战,导致体质有些虚,这具身体年轻了几岁,而且还是个雏儿,仿佛有用不完的精力。

    虽然莫名其妙穿越到一个陌生的世界,但林秀一点都不难过,甚至还有些开心。

    毕竟,那个世界能让他留恋的东西,已经不多了。

    那颗流星,为林秀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此刻的他,已经身具两种异术,或者说异能。

    一个是孙大力的力量,一个是赵灵音的冰。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赵灵音昨天将他从青楼背回来,两人的身体自然是零距离接触的,林秀在昏迷中,无声无息的获得了她的能力。

    当然,行走江湖,技多不压身,多学一门语言总不会吃亏,或许就能在关键时刻起到大用。

    所以,林秀打算再去一趟品芳阁,找海棠姑娘谈谈人生。

    一来,他做事不喜欢半途而废,昨天就差那么一点点就成功了,就这样放弃,他心中意难平。

    二来,昨天摸了人家姑娘那么久,他连钱都没给,传出去对他的名声不好。

    不多时,林秀再次出现在青楼。

    海棠看到他,忙问道:“公子,您没事吧,昨天那女子……”

    林秀摆了摆手,说道:“没事,我们继续,昨天我都忘记给钱了。”

    茶桌旁,林秀再起握起海棠的手,一番闲聊之后,海棠抬头看着他,说道:“公子,我昨天想了一夜,觉得你说得对,我不应该一直想以前的事情,我应该为自己的未来考虑……”

    林秀微笑问道:“那你有什么打算吗?”

    海棠双眸中浮现出光芒,说道:“我不想一直做这一行,我想攒钱为自己赎身,听公子的话,以后做点小生意。”

    林秀点了点头,说道:“这样就很好,到时候记得告诉我,我会经常照顾你的生意的。”

    海棠笑了笑,说道:“那奴家先谢过公子了。”

    她一对桃花般的眸子,直勾勾的望着林秀,眼神中浮现出几丝情动。

    沦落为青楼女子的这几年,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客人。

    和那些只想得到她身体的人不同,他只是轻轻的握着她的手,和她说说话,动作没有一点儿轻薄,目光没有一丝淫秽,他会劝她忘记过去,会为她规划未来……

    在海棠这些年黑暗的日子里,他是唯一照进她生命的一束光。

    海棠的心开始砰砰直跳,她的心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跳过了,上一次,还是三年前,那时候她坐在二楼窗边,看到街上一位十分英俊的公子,骑着白马从她眼前走过。

    后来,那位公子多次在她的梦里出现,让她情动难言。

    相比于那一次,这次海棠的心跳的更加剧烈。

    她的脸色绯红,紧紧的握着林秀的手,无意识的夹紧双腿,看着他的眼睛,动情道:“公子……”

    这时,林秀却忽然站起身,歉意道:“不好意思,我忽然想起来,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今天就到这里了,期待看到海棠姑娘成为老板娘的那一天……”

    海棠愣愣的坐在那里,一腔情动,被骤然浇灭。

    “啾啾……”

    就在这时,窗边鸟笼中的画眉鸟叫了两声。

    在别人耳中,这不过是寻常的鸟叫,但林秀听来,这分明是一句人声。

    “嘿嘿,小公子要走了,来,给爷笑一个……”

    林秀已经走到门口,脚步忽然顿住,随后缓缓的回过头,对那笼中的画眉微微一笑。

    “啾!”

    那笼中的画眉鸟,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发出一声尖利的鸣叫,全身的羽毛骤然炸开,瞬间便缩在了鸟笼角落。

    ……

    品芳阁楼下。

    林秀走出青楼,然后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

    这应该是他最后一次来这里了,希望不久后的某一天,那苦命的姑娘能够改变她的命运,迎来新的人生。

    然后他转过身,准备回府。

    转身的那一刻,一道白影,出现在林秀眼中。

    她就站在林秀前方几步远的地方,目光冰冷的看着他。

    周围的温度急剧下降,除了林秀之外,十米之内的路人,都忍不住紧了紧衣裳。

    林秀眼前一晃,衣领就被白衣女子抓住,望着对方冰冷刺骨的眼神,林秀吞了口口水,艰难道:“听我解释……”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海棠的头从二楼窗户探出来,对林秀喊道:“公子,记得常来找我啊,我,我不收你银子的……”

    林秀没法解释了。

    下一刻,他的眼前忽然一亮。

    他看到就在前方几步远处,几名身穿甲胄的身影,已经快要走到这里。

    这是巡街的卫士,他就不信,当着他们的面,这女人胆敢对他动手?

    林秀猛地向那几名卫士挥手,一边挥,还一边大声道:“救命啊,救命啊,有人当街行凶了!”

    几名巡街的甲士闻言,立刻向着这边大步走来。

    “什么人,胆敢在王都行凶!”

    为首的一人暴怒的说了一句,衣襟忽然被身后的同伴拉了拉,那甲士脸色苍白,颤声道:“好像是那位……”

    “嘶!”

    走在前面的那人看清之后,也是倒吸一口凉气,连退数步。

    随后,两人对视一眼,同时抬头望天。

    “呵呵,今天天气还不错。”

    “是啊是啊……”

    “这里没什么情况,我们去那条街吧。”

    “同去,同去……”

    ……

    两位巡街卫士连滚带爬的跑了,几个呼吸就消失在了他的眼前,林秀看的目瞪口呆。

    愣了一瞬之后,他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很显然,眼前的白衣女子,他们惹不起。

    林秀就更惹不起了。

    他的目光缓缓望向白衣女子,发现她的表情更加不善。

    林秀放弃了挣扎,深吸口气,说道:“我只有一个要求------别在这里。”

    片刻后,品芳阁附近的一条无人小巷。

    林秀双手反拧,被白衣女子按在墙上,他艰难解释道:“这真的是个误会,我什么都没有干,不信你去问她们……”

    白衣女子冷声道:“去青楼什么都没有干,你以为我会信!”

    “我是去干正事的啊!”

    “什么郑氏王氏的,谁也不行!”

    林秀:“……”

    白衣女子按着林秀的手更加用力,咬牙道:“别以为有那张婚约,你就能娶姐姐,我告诉你,我迟早会让家里取消那份婚约的!”

    林秀脸贴着墙愣在了那里。

    ???

    还有这种好事?

    他正愁怎么取消那婚约呢,闻言立刻道:“这可是你说的,谁不取消谁是狗,你敢发誓吗,现在,立刻,马上!”

    “那是祖父定下的婚约,祖父已经去世了,婚约自然也不能算……”白衣女子说着说着,忽然怔了怔:“诶~~~”

    白衣女子看着林秀,难以置信道:“你说什么?”

    说话的时候,她已经放开了林秀。

    林秀趁热打铁,说道:“我也早就想取消那份破婚约了,择日不如撞日,要不现在去你家,一会儿你提还是我提?”

    话音未落,他再次被反拧按在墙上,白衣女子面露不悦,问道:“你什么意思?”

    林秀懵了。

    泥人也有三分火,他稍稍用力,就挣脱了束缚,转身怒骂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有病吧!”

    这一次,白衣女子却没有动怒。

    她用一种奇怪的眼神,上下打量着林秀,忽然问道:“你修了武道?”

    昨天她就发现,林秀的力气大的出奇,刚才他挣脱自己时,所爆发出的力量,也不属于正常人。

    林秀没有觉醒异术,那便只有武道一个可能。

    林秀此时正一肚子火,揉着自己的手腕,没好气道:“管得着嘛你……”

    白衣女子没有再开口,而是忽然向林秀挥出一拳。

    林秀本能的反击,握住了她的手腕。

    然而,在他握住白衣女子手腕的同时,有寒意从她的体内忽然涌出,林秀的手上出现了一道冰层,并且迅速向着肩膀处蔓延。

    这时,林秀的体内,一道力量似乎被引动。

    被他握住的,白衣女子的手腕处,竟也开始有冰霜涌现。

    白衣女子挣脱开林秀,面露惊喜:“你真的觉醒异术了!”

    林秀脸色有些阴沉,他知道,这是他刚刚得到冰之异术,还没有完全掌控的原因,被同种力量攻击,他体内的力量在自动反击。

    然后他才注意到,此刻白衣女子的表情虽然有些震惊,但更多的是喜。

    林秀眉头皱起。

    觉醒异术的是他,她高兴个什么劲?

    神经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ugop.cn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obile.ugop.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