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青葫剑仙 >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翻天覆地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翻天覆地

    梁言从一元重水的领域中脱身出来,就连林月缺都露出了惊讶之色。

    “看不出来,你身上居然还有许多秘密,倒是本座小觑了你!”

    林月缺惊讶过后,脸色也渐渐严肃起来,此时手中法诀一变,那滴一元重水在半空改变方向,又奔着梁言身后追去。

    对方虽然逃出了一元重水的压制领域,但他本人并没有跑出多远,即使林月缺驾驭一元重水的速度不快,但这么近的距离,要不了多久也能追上。

    刷!刷!刷!

    梁言一边逃遁,一边单手掐了个剑诀,三道剑罡向后刺出,却被一元重水压得扭曲变形,剑气向内弯折,几乎要反过来刺向自己。

    “好强的威力!”

    梁言心中感慨了一声,不敢再用飞剑硬拼,而是将自己与蜉蝣剑丸合二为一,化作一道长虹,往山洞的另一边飞去。

    他被林月缺算计,差点死在一元重水之下,虽然危急关头侥幸逃出,但在这场斗法中先机已失,面对一元重水的步步紧逼,他只能先被动逃窜,再伺机寻找还手的机会。

    苍月明看得眉头紧皱,好几次想要上前相助,却被极影真君一把拉住。

    “胡闹,你现在上去根本帮不了忙,反而会害了他!”

    “那我们怎么办?难道就这么看着梁兄被杀吗?”苍月明涨红了脸道。

    极影真君摇了摇头,目光看向了半空中的战场。

    “现在还没到时候,如果真到了分出生死的那一刻,我们便自爆金丹,看能不能为这小子争得一线机会吧。”

    “前辈........”苍月明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梁言,最终缓慢而坚定地点了点头.........

    此时的半空之中,梁言身剑合一,在半空不停逃遁,而在他的身后,始终飘浮着一滴黑色水滴,正是那亿万河流,千年凝练,方才得到的一滴一元重水。

    “这东西,没完没了了..........被它这么追下去,迟早要出事!”

    梁言心中焦急,但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来,这东西打也打不过,逃也逃不掉,就好似是吃定了自己,紧紧追在身后。

    就在他苦苦寻思脱身之法的时候,储物戒中却有什么东西猛然一跳,居然不受控制地冲了出来。

    “咦?”

    梁言定睛一看,只见冲出来的是一个方方正正的木牌,上面花纹单调至极,只雕刻了一头飞鹰,除此之外就没有任何其它图案了。

    “这是.........野木白给的传讯令牌?”

    他在心中暗忖了一声,那木牌上已经亮起一道白光,紧接着一声清脆的嘶鸣不知道从哪冒出,响彻了整个山洞。

    这一声嘶鸣听上去十分古怪,似乎是禽鸟的叫声,从遥远的云层中传来。

    梁言并不明白这声音意味着什么,但落在极影真君和林月缺的耳中,却引发了截然不同的反应。

    极影真君先是微微一愣,继而好似反应了过来,脸上露出了狂喜之色。

    而林月缺则是满脸的不可置信,就好像见到了催命的恶鬼,居然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开了几步,眼神中也露出了一丝惊恐之色。

    下一刻,那木牌白光一闪,居然从中飞出一只雪白苍鹰!

    这头飞鹰长有三丈,浑身雪白的羽毛上,有轻灵祥云缓缓流转,就好似秉承天地气运而生,让人心生敬畏,不敢直视。

    又是一声高亢的嘶鸣响起,那飞鹰把双翅展开,鹰嘴向前一啄,前一刻还所向披靡的一元重水,此时就如小虫一般,居然被那飞鹰直接叼在了嘴里!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林月缺好似见到了鬼一般,向后一退再退,眼中满是惊恐之色。

    梁言虽然不知道这头白鹰意味着什么,但也能看出林月缺此刻神魂动荡,已经出现了一瞬间的破绽。

    这种机会,他自然不会放过!

    “动手!”

    梁言一声厉喝,把手往自己的眉心一抹,光滑的额头上忽的裂开一条细缝,紧接着一只紫色魔眼从裂缝中露了出来。

    那魔眼的瞳孔轻轻转动,瞬间就对准了不远处的林月缺,一道紫色光柱激射而出,速度快得不可思议,顷刻间就把对方笼罩了进去。

    “你.........”

    林月缺只来得及吐出一个字,下一刻速度就陡然变慢,整个人僵立在原地,只剩眼珠还能微微转动,接下来的话却是再也说不出来了。

    天象神目可以定住对手的身形,禁锢对手的法力。

    梁言也不知道这法术在林月缺的分身身上能坚持多久,当下毫不迟疑,手中剑诀一掐,三道剑罡和剑丸呼啸而出,直奔林月缺的身上斩去。

    与此同时,极影真君、苍月明、皇甫奇等人也一起出手。

    极影真君丢出“六影魔神幡”,在半空化为一尊魔神,往林月缺胸口撞去,苍月明祭出自己的墨轩剑,皇甫奇丢出那方土黄色的印章,一个往背心刺去,一个从头顶砸下。

    轰隆隆!

    四人的神通一齐打在了林月缺的身上,爆发出震天巨响,无数剑气纵横,光晕炸开,昏暗的山洞被直接劈成了两半,祈灵山山谷之外,明亮的阳光照了进来.........

    等到洞中的法术余波全部散去,众人再定睛一看,就发现眼前这个“林月缺”,化劫境老祖的分身,已经变成了一堆碎尸肉块。

    梁言见状还不放心,又驭使蜉蝣剑丸,在原地卷起剑风,直到把这具分身的碎尸都搅成了粉末,确定对方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才靠在身后的墙壁上,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此时此刻,半空中那头飞鹰的身影也在逐渐变淡,看上去并非是真正存在的活物,而是一头虚影。

    这飞鹰虚影叼了一元重水,最后看了梁言一眼,也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转身就飞回了木牌之中。

    梁言抬手一招,把那木牌重新收回了手中,稍稍摩挲了一会,就把目光投向了旁边的极影真君。

    “前辈好像认得这木牌上的飞鹰?”梁言缓缓开口道。

    刚才飞鹰出现的时候,此人的反应都被他看在眼里,只不过当时正值生死一线之机,梁言也没功夫去问,如今林月缺的分身已除,他自然要弄个明白。

    极影真君脸色古怪,盯着梁言看了半晌,却是不答反问道:

    “难道你没听说过‘翻天覆地’?”

    “翻天覆地.........”梁言沉吟了一会,摇头道:“在下来到南极仙洲时日不长,而且大部分时间都在闭关修炼,许多名号、传闻都不曾听说过,还请前辈解惑!”

    极影真君听后,却是有些好笑道:“你别的没听说过也就罢了,但身为无双城的一员,居然不知道城主座下有两头灵兽,一曰‘翻天’,一曰‘覆地’,而刚才那头飞鹰,就是‘翻天’!”

    “什么!”

    梁言的脸色微微一变,尽管早就有所猜测,但是听到极影真君亲口确认,他心中还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翻天,翻天...........那飞鹰既然是翻天,那之前见到的白蛇难道就是覆地?如此说来,野木白岂不就是............”

    梁言想到这里,忽然一拍脑门,哈哈大笑道:

    “对了,对了!野木白.............哈哈哈,我早该想到的!无双城城主是儒门中人,儒家典籍中又把‘狐’写作‘野干’,而‘木’、‘白’两字合在一起就是个‘柏’字,野木白当然就是令狐柏,令狐柏就是野木白!”

    他忽然放声大笑,说的话也是颠三倒四,周围众人都有些莫名其妙,其中极影真君眉头微皱,开口问道:“梁道友,你刚才在说什么?还有这城主令牌,为何会在你的手上?”

    梁言大笑过后,听到极影真君的询问,不由得摇了摇头,正要开口解释。

    然而就在此时,他手中的木牌忽然射出一道刺目的白光,将其整个人都笼罩在里面。

    “怎么回事?”

    极影真君、苍月明等人都是心中一惊,因为那白光十分奇特,不仅让几人睁不开眼睛,就连神识都被刺痛,堂堂通玄境的修士,在这一瞬间居然变成了个瞎子!

    几人心中惊惧,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开了几步,等到几个呼吸过后,白光逐渐散去,众人的神识归位,才重新睁开了双眼。

    然而这时就发现,前方已经空空如也。

    刚刚还站在这里,准备解释木牌来历的梁言,如今已经消失不见了...............

    .........

    苍南山山顶,一个巨大的肉球飘浮在半空之中。

    这肉球背后生有六翅,身上数百根触须在空中扭动,肚腹上裂开一条裂缝,里面是一张血盆大口。

    虽然看不见五官,但这肉球还是能口吐人声,此时正在半空张狂大笑,显得十分得意。

    “哈哈哈,尔等无知小辈,见了本尊真身,焉敢无礼?还不速速下拜,本尊一时高兴,或许能够放你们一条生路也不说不定?”

    在这肉球的下方,九大派的掌门,除了灵威居士以外,其余众人全都瘫坐在了地上。

    其中上官千叶满脸的不可置信,目光死死盯着那团肉球,用沙哑的声音叫道:“你........你居然是显圣境!可是老夫从未听说过南极仙洲有阁下这般圣人,你.........究竟是谁?”

    “哼,那只是你孤陋寡闻罢了。”

    灵威居士冷哼了一声道:“圣主天纵奇才,修成‘血帝真身’,就算是同为圣人之境,又有几人是圣主对手?”

    “血帝真身............”无双城众人之中,伍慈眉头紧锁,忽的叫道:“你是蛊王山的山主,万蛊圣尊沈凌天!”

    “哈哈哈,无双城的小辈,看来你还有点见识。既然认出本座,还不跪地行礼?”

    半空中的肉球裂缝开合,嗡嗡道:“令狐柏那厮不在,你们这些小辈不如跟了本座,只要服下‘三秋命蛊’,无论你是否出自本宗,我沈凌天都会一视同仁!”

    在场之人,无论是伍慈、宁霞这些无双城的修士,还是八大派的掌门,又或者是莲心大士、沈三痴这些临时加入的修士,此刻全都脸色大变,各自向后退开了几步。

    蛊王山的御下之术,他们早有耳闻。

    ‘三秋命蛊’之所以称为‘三秋’,便是因为三年之内,如果没有得到给自己种蛊之人的解药,就会全身溃烂,元神爆裂,死得惨不忍睹!

    蛊王山中,宗主对长老种蛊,长老又对弟子种蛊,如此不停往下,整个宗门就好似一张大网,所有人都在网中,唯有沈凌天一人超脱其外,掌控所有人的生死。

    所以蛊王山的弟子从加入宗门那一刻起,命运就已经掌握在别人手中!

    如果是那种资质低劣,根基浅薄的修士,眼见自身修道之路已断,为了追求蛊王山的速成秘法,才有可能会主动加入蛊王山。

    但今日在场的都是化劫境的老祖,要么在无双城身居高位,要么自己执掌一宗,谁会甘愿拜入蛊王山,成为沈凌天的一具傀儡?

    八大派的掌门,无双城的几位化劫老祖,还有莲心大士等人,全都在心中萌生了退意。

    只要回到无双城中,有护城大阵的守护,再加上十三位化劫修士一同出手,即便是圣人之尊,也没那么容易攻进来。

    至于八大派的掌门,只要逃出这里,就算沈凌天事后追究,大不了带上门人远走高飞,暂时躲避一阵。

    南极仙洲有七山十二城,蛊王山距此十分遥远。

    沈凌天隐瞒踪迹,孤身一人来此,显然是不想大动干戈,引起那几方势力的注意。如果被周围的白玉城、天河城发现,只怕他自己也没有好果子吃。

    这些化劫境的老祖都是人精,此刻念头转动之间,已经把事情背后的利害关系想通,明白只要逃出今日此劫,就不怕沈凌天的后续追杀。

    “既然是蛊圣出面,那这天机匣我们无双城不要也罢,今日就此告辞,后会有期!”

    伍慈一声令下,无双城众人同时往仙船飞去,显然是打算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呵呵,一帮蝼蚁,还想从我面前溜走?”

    巨大肉球嗡嗡狂笑,十余条触须往空打去,伍慈、公冶宏、宁霞等六名化劫境的修士首当其冲,居然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就被几条触须从半空打落。

    至于剩下那些通玄境、金丹境的修士,虽然被六位化劫老祖放出的神通死死护住,却依旧被这些触须抽得皮开肉绽,魂飞天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ugop.cn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obile.ugop.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