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穿书]八零年代狐狸精 > 第78章 惊险
    为了彻底隔绝俩人的见面,家里的人也是费尽了心思,温婉清自然不用担心,但自家儿子什么性子陆妈妈还是知道的,小时候都能在大院一群孩子们当孩子王,打架斗殴不在话下,实在是虎得不行。

    温婉清一早就被隔离在二楼的主卧了,连吃饭的时间都在里面度过的,想要什么跟人说一声立马送到她面前来,基本杜绝了她出门的可能性。

    直至晚上这道防护所才有所松懈,温婉清也终于得到了喘息的时间,从浴室里洗去一身疲惫,刚迈步踏出厕所门口,她便察觉到了窗户外不同寻常的动静。

    只见因为光照反射的照耀下,窗口处的黑影特别明显,还在来回晃动。

    窗户外就是一个大阳台,而且这里是陆家,安全系数不用说,也不可能会出现小偷,那么能是谁冲破层层枷锁,躲过不少的保安安全的来到目的地,那个名字不言而喻。

    想到这里,温婉清不由走上前几步,搭在肩头的毛巾随着主人的走动掉落地面,她心跳声微微急促,有个猜想瞬间在脑海里形成。

    果然,下一秒的动静,证明她的猜想没错。

    “咚咚咚。”敲窗声响起。

    “婉儿,是我。”

    听到自家男人的声音,温婉清松了口气。

    撑着小手到自己打鼓的胸膛,她第一时间先去确认了大门有没有上锁,以免被陆妈妈或者温姨娘发现,确认什么问题都没有,才悄摸摸去把阳台的窗户打开。

    还没看清眼前的人影,便被一把拉入一个滚烫的怀抱里。

    “呀~”惊呼快脱于口,温婉清赶忙捂住嘴巴,眼珠子灰溜溜地转,瞅着门外的地方,生怕这点动静招来了温姨娘她们。

    陆易泽刮了怀里女人的鼻头宠溺一笑,“呵~这就怕了?今天是怎么和妈妈她们俩合伙起来给我下套的?”

    温婉清扯了下男人的手指头,低垂着眸眼的轻颤“我那时就想只有四天的时间,长辈们的意思我也不好反驳,只好先委屈你了嘛。”

    “你个小坏蛋,我们多久没见面了?就想着让妈妈开心,委屈我了?那我是有多凄惨?”陆易泽挑起一边的眉毛,顺手一圈把她整个人抱到大腿上。

    俩人的姿势从刚开始的站着,到一起坐在软垫沙发上缠缠绵绵。

    小手搭在男人的胸膛,温婉清静静享受着这难得的怀抱。

    陆易泽也没开口催促她答话,反而把脑袋凑近她的脖颈处,闻着那一股令人心安的味道。

    没过多久,在他浅眠的时候小女人软软糯糯的话语就传到了他的耳里。

    “我知道你会来找我的。”

    收紧抱紧温婉清的双臂,陆易泽睁开合上的双眼,看着抵在下巴处那可爱的漩涡,嘴角微勾,“嗯~那当然,你到哪里去我都能找得到,可别小瞧我了。”

    “那如果有一天我去到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你怎么也找不到我,到时候你该怎么办?”

    陆易泽大手掐着女人的腰身,借力把她整个人翻转过来,让她跨坐在自己的双腿上,俩人面对面对视。

    温婉清眨了眨眼,还没搞懂怎么突然变成了这种状况,眼前的人一只大手就伸向了自己的脑袋。

    男人用一种很轻柔的力道,揉弄着她的头发,每一次的指尖挑拨,温婉清都能感受到自己心尖上的微微颤抖。

    陆易泽顺着小女人的头发间隙,摸到她的耳垂,狠狠揉搓了下,与之前的力道形成鲜明的对比,见怀里的人痛呼出声,才开口说道:“现在人还在我怀里呢,你能跑到哪里去?这辈子你可别想逃离我身边了,你去哪我也去哪,像个跟屁虫跟着你,甩也甩不掉,现在后悔也晚了。”

    亲了口女人微红的脸颊,随即话锋一转,“要是真的出现你说的那种情况,我可能会疯的吧,不过我也不会让这种事发生,所以你别担心了,嗯?”

    听到这,温婉清摸了摸被男人揉捏得通红的耳垂,低头埋进他宽厚的怀里吸取温暖,借机挡住眼底的暗色。

    如果她没跟系统提出交易说不定真的会发生这种状况,毕竟她的身体也不是原身的,到时候恐怕留在男人身边的东西,也是一些睹物思人的物品了。

    陆易泽一直对温婉清的情绪波动有着较敏锐的直觉,在她埋进自己怀里时,他轻微偏头,细细啄吻小女人的脸蛋,柔声安慰。

    “是不是紧张了?别怕,有什么我都会陪着你的,有什么想法你都可以和我说?相信你的男人会把一切安排妥当的,自己在那瞎想是要我一直担心么?”

    男人一番私语,无疑掐中了问题的命脉。

    毕竟是人生第一次经历结婚的事情,难免会存在不安,稍不留神就一会儿想这,一会儿想那的。

    “嗯嗯,好,我也不是不相信你,就是最近姨娘说了好多话,那个,让我有点小紧张的感觉,所以,你知道的,我从来没有那个意思。”温婉清抬起脑袋对着边上的男人说得磕磕巴巴的,那着急的模样十分惹人怜爱。

    陆易泽点头答应,拍抚小女人的背部,让她减缓情绪,“慢点,别急,我知道你相信我,我自己都有点紧张感,你怎么可能没有呢,乖,今晚有我陪着你呢,把你安抚好了,接下来的几天我才能安心。”

    话落,温婉清僵硬的身体便松软了下来,如果在明天温姨娘没发现之前,陆易泽再偷偷回去,也不是不行,想到还能一起待一个晚上,俩人便黏黏糊糊的,亲个不停,屋里都是吧唧吧唧的水声。

    想是这么想,但事情并没有如此顺利进行,在俩人准备躺床上休息的时候,温婉清的房门被敲响了。

    “咚咚咚。”

    “唔,唔。”温婉清的唇舌还被那大舌头纠缠着,听到这动静,猛地推开腻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嗯?怎么了?再来亲一个。”还有些迟钝的陆易泽朦胧着双眼,明显还回不过神来,扬起一抹笑意,凑上前跟就想把自己的小女人拥入怀里。

    温婉清心里着急得不行,就怕门外的人下一秒就闯了进来,她一手拍在男人的脑门上,对着还精虫上脑的人急迫小声地说道:“你快躲起来,外面好像来人了。”

    话音一落,温姨娘的声音便透过门缝传进俩人耳里,“婉儿?怎么不开门?睡了吗?”

    随之响起来的就是钥匙开锁的声音,那一瞬间温婉清的心跳都快惊到嗓子眼了。

    “咦,怎么合不上,不是这钥匙吗?”温姨娘捅了钥匙孔几下,发现对不上号,喃喃自语了两声。

    见门没被打开,温婉清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趁着温姨娘在那嘀咕,连忙把在边上的男人拉扯进衣柜里。

    这间屋子原本就是客房,为了防止俩人过度接近,陆妈妈特意安排温婉清待在这地方,彻底堵死他们见面的可能性。

    因为是客房的缘故,里面的柜子也算不上多大,陆易泽整个人塞进去就已经挤满了,何况再加上那些边边角角的衣服,一眼望去真是连一点空隙都没留下。

    “宝宝,我….”陆易泽刚开口,迎面而来的就是一室漆黑,只见自家小女人十分干脆利落地关上了柜门。

    下一秒,面前的柜子又被打开,陆易泽便看到温婉清探着个小脑袋进来,把食指别在嘴巴上做示意,“嘘,记得别出声。”

    刚说完,面前的柜子又合上了。

    蜷曲起腿坐在柜子角落的陆易泽,“……”

    而门外的温姨娘也把锁打开了,一进屋就见温婉清穿着睡裙站在床边,头发乱糟糟的,一副刚睡醒的模样,随即问道:“刚刚是不是在睡觉?被我吵醒了吗?”

    温婉清上前两步挽住温姨娘的手肘,娇笑着说道:“没有吵醒我,最近睡得也不安稳,之前迷迷糊糊的就听见开门声了,挣扎了好久才从床上起来。”

    解释了几句,又话锋一转,“最近的事情都把你忙坏了,怎么大晚上了还要往我屋跑?该好好休息才是,多大的人了,又不注重自己的身体了。”

    温姨娘拍了拍她的小手,“我家大姑娘要嫁人呢,我不帮你筹谋着怎么行,这几天都得有人守着你,除了替你解闷外,还要防止易泽来找你,放任你们两个小年轻在一旁总不能放心的。”

    俩人一边聊着一边来到沙发坐下,屁股刚落地。

    “砰”地一声巨响,屋门又被推开了。

    陆妈妈步履匆忙地往这赶,神色羞怒,甚至赶不及来到她们面前,便大声喊道:“陆易泽你是不是偷偷进屋了?快给我出来!”

    “妈妈。”温婉清惊出一身冷汗,强装镇定地站起身撑住场面,扯出一抹笑意应答,“没啊,阿泽不在这里,你怎么到这里找他呀。”

    温姨娘坐在沙发上一脸疑惑,“我刚刚进来就婉儿一个人啊,易泽倒是没见到,怎么就跑这来了呢?”

    陆妈妈听她俩这么说,神色缓和了不少,刚想说点什么,余光瞟见床上那团衣服,眉头一皱,“那衣服…”

    看了两眼,陆妈妈快步上前把混在被子里的大衣抽了出来,衣服是陆易泽常穿的便装,领口的标志让温婉清连借口都没得找。

    就在陆妈妈扯出来的那一瞬间,温婉清便捂住眼,不忍直视了。

    见到这身熟悉的衣服,陆妈妈冷笑一声,“都胆大到敢上门了,还躲起来干什么,给我乖乖出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ugop.cn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obile.ugop.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