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知识能卖钱 > 081 故人
    张琳艳和张琪雨的年纪其实差不多,也就是大了一岁多点。

    现在这个时候的张琪雨依旧是知性优雅,岁月的痕迹被无形的力量抹去,而岁月的真正威力,在张琳艳的身上就表现的很彻底。

    或许是作息时间不规范,也或许是个人不注重保养,缺少一些高端的维护……反正,张琳艳现在就是一个身材发胖的大妈了。

    她是那种可以被小孩子喊奶奶的女人,岁月的痕迹在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得到。

    不仅是岁月的痕迹,还有说话习惯和一些态度方面,都可以看出这是一个中老年人了。

    张琳艳比潘安大一点,但潘安看起来非常年轻,任谁都不会想到这两人的真实年龄就差一岁。

    岁数这种东西,对经历过数万世界的潘安来说,已经很无所谓了。

    就算是那些七八十岁的老人家,潘安也不觉得对方比自己大多少。

    自己称呼对方为小朋友,都不为过。

    张琳艳对于潘安一家非常的羡慕,她父亲前些年就去世了,在分家之后就得到了一笔遗产,一开始还生活的很滋润,但后来就发现生活越来越没有意思了。

    在车子进入市区之后,张琳艳就随意的开着玩笑,“潘安,你说要是李妍当初没有遇到你,那姨妈和李妍现在是不是就和我差不多一样的了?”

    李妍比张琳艳要小十多岁,但有甄雯那样的底子在,潘安相信李妍就算是没有遇到自己,也不会像是张琳艳这样胖。

    不过确实也好不到哪里去,女人的容颜,其实保质期很差,尤其是一些习惯不好的女性,青春消逝的速度就更快了。

    “差不多吧,李妍和甄雯也和我聊过这些如果,有些时候想想的话,还是很有意思的。”

    潘安不在意的看着窗外的建筑和店铺,轻松的说道:“说起来当初我还是先和张琪雨认识的,我最初见到张琪雨的时候,对张琪雨的感官很不错的,后来则是发现我们两个都比较冷漠吧,不容易接纳别人,而我又比较懒,还是觉得和性格开朗的李妍在一起更顺利一些。”

    后座的两个少年少女听着爸爸妈妈当年的事情,也听着自己另外那个妹妹的事情。

    安平和萍萍都知道静静是潘安的私生子,所以此时听到潘安当初和张琪雨的纠葛,就听的非常认真。

    张琳艳也对这个话题很好奇,“当年潘安你可是非常帅,和现在一样,又帅气又强壮,我那个时候经常听我爸夸奖你,那个时候还说过让我和你凑一对呢!”

    潘安笑了笑,他当初也听过张奎勇说这个事情。

    “这个我记得,原话是:若我不是甄雯看上的女婿的话,大舅他肯定会把我当女婿和接班人培养。”潘安说完,就感慨的说道:“当初大舅他对我很照顾,教了我很多社会上的人情世故,也给我介绍了一些关系,只是我那个时候比较懒,不怎么喜欢那种客套的人情世故,当了一阵子司机之后就不干了,回家照顾老婆和孩子,当起了家庭妇男。”

    见潘安还记得当年张奎勇的照顾,张琳艳就笑着看了后视镜那里一眼,“你们两个可别说你爸不疼你们,当年你们两个刚出生的时候,潘安可是拒绝了国家的工作,一门心思照顾你们两个,等你们长大了一些之后,这才开始自己的事情,别总埋怨潘安不关心你们,他关心你们的时候,你们可不知道感恩!”

    安平和萍萍都模糊的记得一些小时候的事情,此时听到这话,都保持了沉默,有些事情他们也能隐约的感觉到,但依旧是感觉潘安不重视他们。

    潘安听着这话,就也笑着说道:“听听这话,绝对不是没孩子的人能说出来的话。”

    张琳艳叹了口气,“我家的可没能耐和你们家的两个孩子比,不仅是学习不好,长的也胖,性格也不是很好,唉……孩子他爸太差了,这孩子的未来就是和父母有关系!”

    潘安微笑着说道:“我父母都是普通乡下人,我可不认同这种观点,虽然大多数时候还是环境好的孩子更容易出成绩,但更多的可能性,还是存在于那荒野之中。有些人,就是能够自己开辟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并且有着那种一往无前的觉悟,不论是在学习还是别的方面。”

    在张琳艳看来,潘安已经不算是一个人了,很多事情都不能拿潘安来作比较。

    “这可不一样,全世界就你一个例子。”

    虽然潘安的例子证明基因的重要性,但潘安本身的事迹,并不会让大家就觉得农村的孩子就聪明,也不会让大家觉得快三十岁的人再开始努力学习还有用。

    有些道理,潘安很早以前就懂得。

    人们只愿意去相信他们愿意相信的事情,潘安的例子放在那里,他们也只会看到自己认为是对的东西。

    就算是没有,他们也能编出一套大道理,说是潘安的故事。

    他们说潘安小时候刻苦学习,每天学习到半夜两三点。

    他们说潘安从小就与众不同,学校老师一眼就看出了潘安的不凡。

    他们说潘安学生时代和同学们的关系非常好,大家都敬重潘安,但其实潘安可是知道他学生时代被同学打哭了的事情……

    胡扯,都她妈的是胡扯!

    他们就欺负潘安不会辩解,欺负被放在学校走廊里的潘安画像不会跳出来砸了这破学校,在他照片下面刻上潘安说的名人名言。

    不仅是社会上的普通人,即使是安平和萍萍,同样也认为潘安和那些乡下人不同,但却认为潘安和他们所代表的高贵城里人是一种人。

    潘安没有在这种事情上说什么,拆穿和试图让别人明白他的道理,都是一种麻烦的事情,潘安越来越习惯于观察,而不是去说服和劝解。

    和张琳艳聊着孩子、经济、城市的事情,在话题越来越少之后,潘安就随意的询问道:“你认识一个叫杜霜的女人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ugop.cn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obile.ugop.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