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知识能卖钱 > 065 写小说死路一条

065 写小说死路一条

    农历腊月二十八,潘安坐上了从容城出发前往皖城的飞机,在某个城市下飞机。

    老家不是什么好地方,潘安在车站坐上市里往县里的客车,又在到了县城之后坐上县里往乡镇的公交车。

    镇子是一个没有多少人的小镇,分为逢集和背集,逢集就是赶集买东西的日子,背集通常没有多少人。

    现代化的发展,已经没有多少逢集和背集的区别了,想买什么东西也不需要等到集会,家家都有电动车,开着三轮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潘安从公交车上走下,看着这陌生的地方,关于这里的一切一切,都极为的淡薄。

    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

    潘安也想过一些事情,但放弃了,没有富贵还乡。

    身上穿的是正常的衣服,杜霜看了都说好的那件。

    手里只有一个笔记本电脑,其余行李并没有,潘安也不清楚还要带什么。

    被褥?换洗的衣服?生活用品?特产?

    潘安看着附近的人,他一个都不认识,这是一个不算是太差的乡镇,附近的房子最少都是两层。

    在下车的地方旁边就有一个超市,超市旁边还有一个饭馆,潘安走了过去。

    这一路都很太平,没有遇到劫匪,也没有遇到扒手,没有遇到没事找事的乘客。

    现在是下午三四点钟,在店门口的位置站着的是一个和旁人聊天的女人,女人旁边还有一个正在吃饭的小孩子。

    小孩子穿着花棉袄,穿着厚厚的衣服,老家的气温要比容城更冷,也没有空调和暖气,冬天全靠自己撑过去。

    小孩子的脸色腮红,两边脸颊的地方和年画中的孩童一样,泛着红。

    没有画中小孩子那样好看,这种腮红也不是故意化妆出来的,而是环境所致。

    小孩子的皮肤比较娇嫩,很容易受到外界的影响,在冬天天气干燥的时候就会花了脸。

    大城市的小孩子不容易有这种事情,这种现象多出现在电视剧里的乡下小地方,环境不好还不注意,就容易这样。

    冬天晒了耳朵和脸颊,似乎是故事里的事情……

    潘安对着女人说道,“请问,现在还营业吗?”

    女人听着潘安这客气的语句,又看了看潘安的衣服,迅速的说道:“现在美饭了,火还没上来内,外面那有卖烧饼嘞。”

    附近有着很多用电动三轮车开设的摊贩,像是放着几个保温桶卖粥的,做烧饼里脊的,肉夹馍的,鸡蛋灌饼的。

    一个并不是很多人的小镇镇口,卖吃的的小贩就有十二家,还不算是卖水果和开超市的。

    潘安想吃的是米饭和热菜,对于烧饼和馒头之类的并不感冒。

    “打扰了。”潘安客气的走了出去,并没有去买烧饼,而是朝着镇子里面的地方慢慢走去。

    在潘安走后,女人就和旁边人说道:“那个人是做啥的?你认识吗?”

    “不认识。”旁边抱着孩子聊天的女人想了想,“感觉有点熟,想不起来是谁家的日珥了。”

    (麻蛋,我拼不出来那个A尔的发音,还是说普通话吧)

    潘安现在的身体强壮了很多,模样也柔和了许多,再加上本身知力的提升,魅力早已经提升到了单纯颜值就可以称得上帅哥哥的级别了。

    【黑痣】黑素细胞痣,是否出售均不影响身体健康。售价:5铜/1

    这个可以看作是一次性的产品,虽然有些人也会慢慢的又出现新的黑痣,但需要很久的时间。

    潘安不觉得这个是需要保留的东西,很早以前就卖了。

    脸上干净之后,整体的魅力自然就上升了。

    现在的潘安给人的感觉就是干净又和气,而配合着那并不显弱的身材,就是儒雅随和了。

    用形容的话,就是古代那些能够杀人,能够游山玩水又不用担心匪徒的那些持剑文人。

    从之前的几次视频通话中,潘安已经得知了自己家的位置,在门口的地方有个电线杆子,附近有一个药店。

    为了不引起笑话,潘安还是在靠近家门口的时候拨打了电话。

    “我到车站这里了,家里有人在吗?”

    电话那边是潘安的母亲,在听到潘安回来的消息后就说道:“我让你爸出去接你,你现在是在车站那里是吧?”

    潘安看着附近两边的店铺,一些没生意做的人还有路过的人也都会看着潘安。

    “正在往里走,出来就能看到我了,我就带了一个电脑包,家里有车子吧?”

    潘安的母亲快速的说着:“你等着,你爸出去了。”

    挂断了电话,潘安有些感慨的看着前方的路,特别的陌生。

    没有过两分钟,潘安就看到了一个开着电动三轮车的男人朝着这边过来。

    车子的速度并不快,街上的人和摊子都不允许三轮车开太快。

    潘安站在原地,看着对方。

    那人也看了潘安一眼,然后在和潘安对视后就自觉的转过了头,继续往前开车。

    当这三轮摩托从潘安身边开过去的时候,潘安就疑惑的伸出一手直接抓住了摩托车后面的铁架。

    瞬时间,三轮车就被拉在了原地,再也开不动了。

    “爸,不认识我了吗?”

    男人正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就听到了身后的话语,在茫然的转过身看向潘安的时候,那茫然和错愕让潘安真切的意识到了自身的改变。

    他,已经不算是以前的潘安了……

    男人停下了车子,在仔细看了一眼后就发现这个人就是潘安。

    “你脸上的东西咋没有了?还吃这么胖……我看了都没敢认,你妈和你说话的时候你那边总是黑的,也看不到人。”父亲看着潘安,感觉这个儿子有了巨大的变化。

    越看越熟悉,但越熟悉就越觉得变化大。

    潘安松开了手,笑了笑,说道:“有两三年没变了,家里人我也都块不认识了,回去吧。”

    “嗯,我把车子调头。”

    潘安耐心的等着,附近的人都是认识潘安的父亲,在这个时候也都围了过来,和潘安说起了话。

    这些人,潘安一个都不认识。

    很快,两人就一起回到了家,一个三层的楼房里。

    这是潘安弟弟的房子,现在潘安的父母都住在他弟弟家里,而潘安小一岁的弟弟已经孩子都上小学了,姐姐也同样是多年前就结婚生子。

    家里有些陌生,两三年没见面了,家里的小孩子完全不记得有潘安这个人。

    潘安简单的和弟弟一家人见面,得知弟弟是在附近的厂子上了快十年的班了,媳妇在街上的超市里上班,两个孩子平时都是爷爷奶奶照顾,也就是潘安的父母。

    姐姐晚上的时候也过来,姐夫是一个能耐人,在县里开了一个花店,平常都是姐姐和他的父母在帮忙,他自己则是负责进货和送货,赚了不少钱。

    一家人和潘安都显得有些陌生,潘安在家里人询问在外面做什么后,就说自己在网上写小说,并把一万块钱拿出来给了父母。

    姐姐询问潘安写的是什么小说,她也喜欢看小说。

    潘安笑了笑,没有说,“写的都是写乱七八糟的东西。”

    “黄色小说?”弟弟已经是一家之主了,两个小学生的父亲。

    潘安说道:“不是,不违法,就是一些没有意义的文字,骗钱的,平时卖点惨,求几块钱的打赏。”

    “那一月能有多少钱?”姐夫问了关键的问题,全家人都听着。

    潘安保持着不好意思的笑容,“1500,我平时也做点别的事情,过年后会回去找点事情做,一月也能剩下些钱。”

    母亲发愁的说道:“你都这个岁数了还没有找到对象,我和你爸现在还能帮帮你,等再过几年你再结婚,我们就没有力气帮你了。”

    “不用帮,不用帮,我的事情我自己会想办法。”潘安安慰着母亲。

    因为刚刚回来的关系,一家人的气氛有些冷场,姐夫让潘安喝酒,想要热闹一些,潘安拒绝了,他不吸烟不喝酒。

    潘安大致的清楚了家里的情况,第二天就在小镇里走着,走到了乡间,在这阴郁的天空下慢步前行,在积雪覆盖的乡野间无聊的打发着时间。

    家里人都说潘安的变化很大,说潘安的模样不错,以后绝对能找到有钱人家的姑娘,让潘安多努力一些。

    潘安笑了笑,每次都是不好意思说话。

    年后,亲戚们一起聚会,五十多号人都到了潘安大伯家的院子里,潘安的爷爷是住在大伯家里。

    亲戚们太多了,潘安认识的很少,所以在遇到那些人的时候也会主动打招呼。

    男人女人,还有少年少女,年轻一辈都默契的玩起了手机,潘安也装作是十八岁的少年,坐在无人经过的楼梯里玩手机。

    在厅堂里有四张桌子拼着的大桌,这个桌子也坐不下太多人,潘安想和那些女人一起去灶屋吃饭,但年轻一辈里他算是大人了,不能不上桌,于是被找到,拉着陪桌。

    潘安的爷爷也认不出潘安来了,但潘安的模样就注定潘安无法成为这个饭桌上被忽视的对象。

    “你工作是啥?”

    “……”

    “……”

    一段令人难堪的沉默时间过后……

    “我鹅几也就是在网上混混日子而已。”

    “妈,也别这么说,我是写网文的,就是网络小说。”

    亲戚们都好像是明白了。

    “哦……”

    “喔”

    “……”

    又是一段难堪的沉默时间。

    “这个工作,嗯…听上去…还不错”

    年纪最大的老人打破僵局。

    亲戚纷纷附和:

    “对,互联网时代嘛,这也算…互联网经济吧?”

    “超前的经济理念!”

    “对对,互联网……”

    “虽然赚的钱不多,但也挺好的不是……”

    “就是,现在就是这样,累死累活也赚不到多少钱,都是瞎忙活,写小说,嗯,很好。”

    “是啊,想写就写,平时还可以玩游戏。”

    突然,气氛安静了下来……

    “来来来,喝酒!”

    “我敬大伯一杯!”

    “大家一起。”

    众人纷纷站起来,举杯。

    潘安推脱不过去,也在亲戚们的“劝”下,喝了一杯。

    ***

    年后也有年轻的寡妇和离婚了的女人过来串门,和潘安说话问微信号,潘安不想给,然后潘安的母亲高兴的把潘安卖了。

    有亲戚主动要给潘安介绍工作,一月三千块,潘安拒绝了。

    父亲让潘安去弟弟的工厂上班,继续当电工,潘安也拒绝了。

    没有说容城的事情,眼下的父母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潘安的钱财来源不清,给了他们,只会带来许多祸事。

    初六,潘安踏上了返回容城的旅途。

    也许,再也不会回来了吧……

    潘安很早之前就清楚的,从他拥有身上这个系统那天开始,就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ugop.cn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obile.ugop.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