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知识能卖钱 > 057 泪,未干
    潘安听到了脚步声,从书中的符文之页里挣脱出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是繁星初上,图书馆内的灯光也已经亮了许久。

    循着声音看去,来人正是让潘安苦苦等候的伊人。

    张琪雨拿着一个记事板在书架附近做着记录,背对着潘安说道:“闭馆了,出去等我,今天就别借书了,不然我下去还要登记。”

    听到张琪雨的话,潘安看着桌子上的那本古W县志,今天刚读到一半,而且明天图书馆要闭馆休息,不借书的话明天就没书看了。

    “就借两本,也不违反规矩,通融一下吧?”潘安看了看时间,现在刚七点半,距离闭馆的八点还有半个小时。

    图书馆每周会闭馆一天进行内部的系统整理和内部维护,比如采购新的图书,老书的维护和整理修补,电脑系统的检查,各类的检查。

    张琪雨的事情不多,明天没她的事情,等同于正常公司的放假休息。

    听到潘安的话,张琪雨站起来走了过来,瞄了一眼潘安所看的两本书籍,点头说道:“好了,我出去的时候会给你带上,你去外面等我。”

    “好。”潘安顺便拿起了自己携带的高中教材朝着外面走去。

    自从和张琪雨熟悉之后,这些书本都可以光明正大的带进来。

    自带的书籍和图书馆没有关系,图书馆里的书就需要登记才能借出去,潘安从没有开口让张琪雨帮自己违反什么规矩。

    潘安懂的,潘安很懂的。

    很多地方都有它们自己的规矩,即使现在还没有到下班时间,对于图书馆内的员工来说,也已经到了不再接手工作的时间。

    这个规矩是谁定的呢?

    是谁制定的都没有关系了,既然在这里,就要遵守这里的规矩,潘安需要说好话才能顺利的借到书。

    世事本就如此,很多时候本身没有错,错的是妨碍到了别人,损害到了别人的利益,所以不说好话,不去主动就无法维护自己本应该得到的利益。

    八点下班,图书馆的人提前打扫卫生,提前收拾和整理一下,要不然等八点才收拾就要拖沓到八九点的时候了。

    想要早点下班而已。

    不仅是图书馆这里,像是网吧交班的时候也不会再卖东西,那样会影响收银员的记录,给人家添麻烦。

    比如八点交班,收银员六点多就不会再卖东西了,肚子饿了的就饿着,不能给人添麻烦是吧?

    这种现象是普遍的现象,潘安一开始还觉得奇怪,后来见多了就不奇怪了。

    规矩管的是人,而人是可以反抗规矩的。

    除非是那种将规矩定的死死的那种,否则维护规矩的人和被规矩管理的人都会将规矩更改为他们能够适应的规矩。

    潘安坐在了图书馆外面的台阶那里,现在夜幕降临,广场附近的路灯也都亮了起来,有不少人在广场这边聊天玩耍。

    夏天的夜晚总是格外的热闹一些,潘安此时有些紧张,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和张琪雨发展下去。

    看过的电视剧倒是不少,比如很多韩剧里都有那种男女双方在表白之后抱着一起亲嘴的画面。

    这种事情光是想想就觉得害臊啊!

    潘安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

    “我和她也没有认识多久,而且双方之间都没有什么了解。”

    “虽然从李妍和她父母的态度看来,多半是没有男朋友,但就算如此也和自己没关系吧?”

    “我对张琪雨应该只是那种好感,我不应该是那种被下身影响的人,不然自己应该是选择更加性感的李妍才对。”

    想到李妍,潘安就想到了之前李妍对自己所做的事情,想到了自己和李妍在公共场所,被李妍用脚按摩自己那里的记忆……

    这种事情的记忆,非常的深刻!

    潘安的记性非常的好,表现在这种地方就是……能够清楚的回味出当初那一点一点的触感,还有当时的情绪波动。

    虽然当时只是一瞬间的快感,紧随其后就是被自责和震惊取代,但潘安也承认自己当时是硬了。

    李妍那白皙的长腿,还有那挺爆的身材,一次又一次的出现在了潘安的脑海里。

    就在潘安想着是不是买瓶矿泉水冷静一下的时候,张琪雨就从图书馆那里走了出来。

    “走吧,我开车了。”

    张琪雨在经过潘安身边的时候说了一句,然后就直接的走了出去。

    潘安见状就跟了上去,在这个地方也不好意思说什么,做什么。

    这里距离海岸小区没有多远的距离,外面的车子也无法进入校内,所以潘安一直都不知道张琪雨是有车的一批人。

    不过一想到对方父母还有亲戚的形象,就觉得有车子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很快,两人就走到了停车的地方,张琪雨拿着钥匙对着车子按了一下,隔着两米的距离就让车子发出了嘀的一声。

    张琪雨顺手打开了车门,不过并没有进去,而是开着车门看着身边正在大量自己车子的潘安。

    “我不认识路,你开车吧。”

    潘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抱歉,我不会开车。”

    张琪雨颇感意外,二十七八岁的人了,还不会开车,真的是太少见了……

    至少在张琪雨的生活圈子内,基本上没有这种人,平常都是十八岁就去考驾证,最晚也是二十岁。

    不论是青年男女还是四五十岁的长辈,即使是自己不开车,也会考个驾证放在那里。

    驾驶技能,已经是当代年轻男女的必备技能了,毕竟汽车也不再是二三十年前那种奢侈品,乡下小地方的家庭都可以买得起。

    二十七八岁还不会开车的人,除非是身体有问题,否则真的是有些……废物了。

    “好,上车。”张琪雨坐在了驾驶位上,在系上安全带的时候,很自然的招呼潘安上车。

    潘安看着低着头系安全带的张琪雨,绕着车子走到了副驾驶那边,然后坐上了这个不知道多少钱,但看起来很贵的女式车子上。

    对于车子的品牌和价格,潘安一无所知,但也能感觉到这个车子和普通出租车的区别。

    车门关闭之后,张琪雨并没有着急开车,车子也没有发动。

    “潘安,说吧,你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张琪雨并没有看潘安,只是静静的看着前方漆黑的夜幕,连车灯都未启动。

    潘安看着前方的夜幕,能够看到远方的明星和路灯。

    “你是怎么看我的呢?”

    这个问题问的有些突然了,张琪雨听到这个问题后就靠在了椅背上,双手放在方向盘上不说话。

    空气变得安静了许多,在沉默了三秒钟之后,张琪雨缓慢的开了口。

    “你是一个好人。”

    潘安将目光看向了窗外,一手靠在车窗的位置,用手背托着脸颊,“这样啊……”

    或许是意识到了潘安的反应,张琪雨解释道:“我不讨厌你,也不反感你,感觉如果是你的话,凑合凑合也可以,我和李妍不一样,和学校里的那些小女生也不一样,不相信什么爱情,脾气适合也不讨厌的话就足够了。”

    潘安依旧是看着窗外,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

    张琪雨在开口之后,就继续说道:“我说实话吧,我并不介意你的家庭出身是什么,也不介意你的学历,这些都可以改变,在我看来你是那种肯学习的人,和你一起的话也不会无聊,但也不会吵架,我觉得这样很好。”

    停顿了一下,张琪雨侧身看着潘安,看着这个并没有在看自己的男人。

    “我感受不到你的诚意!也清楚你和我一样,都是抱着结婚的目的去找一个人,你来找我只不过是一个借口,就像是你现在对我表白,我也会答应,因为我到了需要做选择的时候。”

    “我不讨厌你,我到了这个年龄,就是这两个理由。”

    张琪雨又看向了前方,身子靠在车座上,再次和潘安一起保持了沉默。

    在这狭小的空间内,时间开始过的无比缓慢了起来。

    在过了三四分钟之后,潘安才说道:“抱歉。”

    张琪雨叹了一口气,缓慢的说道:“没事,你考虑的怎么样?我不介意和你先适应一段时间,可以慢慢培养感情。”

    女人到了快三十岁的年龄还一次恋爱都没有谈过,不仅是父母,自己的压力也同样是很大。

    张琪雨觉得潘安有很多方面没有到达自己预想中的要求,学历、谈吐、家庭、自身能力、交际圈、心性,这些都不合格!

    学历不用说,小学毕业,初中和高中都是自学的,可以想象到年轻时期是多么的荒废。

    谈吐有些傻气,很多地方都非常的幼稚。

    家庭不了解,但不会是那种负责任的家庭。

    自身能力接近废人程度,车子都不会开,像是一些社交场合必须要的能力也多半不会。

    交际圈呢,整天和一些城管待着,认识的都是一些没用的人,没有学历和能力,也不可能进入那些优秀之人的圈子里。

    心性软弱,这一点从平时的言语和学习中就可以看出来,遇到事情总是站在老好人的位置上去思考,去反思。

    唯一的优点,就是老好人了,是一个相处起来虽然不会浪漫,但也不会有什么争吵的对象,不会做对不起自己的事情。

    张琪雨不期待什么,也不缺钱,不过分的追求物质生活。

    所以眼前这个不会背叛自己的男人,反而是很好的选择。

    潘安已经使用了心灵魔法,也看到和听到了自己的“心”。

    潘安看着前方的夜幕,能够看到远方的明星和路灯。

    “你是怎么看我的呢?”

    这个问题问的有些突然了,张琪雨听到这个问题后就靠在了椅背上,双手放在方向盘上不说话。

    空气变得安静了许多,在沉默了三秒钟之后,张琪雨缓慢的开了口。

    “你是一个好人。”

    潘安将目光看向了窗外,一手靠在车窗的位置,用手背托着脸颊,“这样啊……”

    或许是意识到了潘安的反应,张琪雨解释道:“我不讨厌你,也不反感你,感觉如果是你的话,凑合凑合也可以,我和李妍不一样,和学校里的那些小女生也不一样,不相信什么爱情,脾气适合也不讨厌的话就足够了。”

    潘安依旧是看着窗外,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

    张琪雨在开口之后,就继续说道:“我说实话吧,我并不介意你的家庭出身是什么,也不介意你的学历,这些都可以改变,在我看来你是那种肯学习的人,和你一起的话也不会无聊,但也不会吵架,我觉得这样很好。”

    停顿了一下,张琪雨侧身看着潘安,看着这个并没有在看自己的男人。

    “我感受不到你的诚意!也清楚你和我一样,都是抱着结婚的目的去找一个人,你来找我只不过是一个借口,就像是你现在对我表白,我也会答应,因为我到了需要做选择的时候。”

    “我不讨厌你,我到了这个年龄,就是这两个理由。”

    张琪雨又看向了前方,身子靠在车座上,再次和潘安一起保持了沉默。

    在这狭小的空间内,时间开始过的无比缓慢了起来。

    在过了三四分钟之后,潘安才说道:“抱歉。”

    张琪雨叹了一口气,缓慢的说道:“没事,你考虑的怎么样?我不介意和你先适应一段时间,可以慢慢培养感情。”

    女人到了快三十岁的年龄还一次恋爱都没有谈过,不仅是父母,自己的压力也同样是很大。

    张琪雨觉得潘安有很多方面没有到达自己预想中的要求,学历、谈吐、家庭、自身能力、交际圈、心性,这些都不合格!

    学历不用说,小学毕业,初中和高中都是自学的,可以想象到年轻时期是多么的荒废。

    谈吐有些傻气,很多地方都非常的幼稚。

    家庭不了解,但不会是那种负责任的家庭。

    自身能力接近废人程度,车子都不会开,像是一些社交场合必须要的能力也多半不会。

    交际圈呢,整天和一些城管待着,认识的都是一些没用的人,没有学历和能力,也不可能进入那些优秀之人的圈子里。

    心性软弱,这一点从平时的言语和学习中就可以看出来,遇到事情总是站在老好人的位置上去思考,去反思。

    唯一的优点,就是老好人了,是一个相处起来虽然不会浪漫,但也不会有什么争吵的对象,不会做对不起自己的事情。

    张琪雨不期待什么,也不缺钱,不过分的追求物质生活。

    所以眼前这个不会背叛自己的男人,反而是很好的选择。

    潘安已经使用了心灵魔法,也看到和听到了自己的“心”。

    张琪雨的反应和心情吐露,让潘安明白了,其实自己没有走上弯路,也没有背叛当初那个自己。

    在潜意识里,自己需要女人,并不是因为就真的是需要女人不可。

    自己对李妍有反应,是因为自己并不尊重那种性格主动的女孩子,在看到李妍故意露出来的身材和那性感的语气后,有了冲动。

    潜意识中,自己就把对方看成是了那种随便、不自爱的女性。

    而对于张琪雨,自己并不是真正的喜欢,只是不想因为女人的事情影响到自己的学习。

    张琪雨从各个方面都非常符合自己的需求,和她在一起不会有什么磨难,自己也可以借助张琪雨更好的获得更多的便利,更好的提升自己。

    从一开始,自己就没有背叛自己,所作所为都是沿着当初立志的那条路前行!

    那许下发下的誓言,不是狗屁!!

    是啊,一直都是如此……

    当初的眼泪并不是掉下来就不见了,也不是给别人看的,那些软弱的泪水在自己心头留下了不会被遗忘的烙印,如刀子一般扎在了心头。

    在明悟本心之后,潘安转过身看着张琪雨,带着歉意,微笑着说道:“非常抱歉,也非常感谢,我觉得我还需要继续提升自己,还有非常多不足的地方,我就不耽误你回家吃饭了~”

    潘安打开了车门,从车子里离开,他也不知道什么优雅高档的餐厅,所以还是不要丢人了的好。

    张琪雨看着出去的潘安,在潘安快要走出去不见后,张琪雨突然喊道:“潘安,明天还来学习吗?”

    “明天不去了,后天,等开门了再去。”

    潘安摆了摆手,慢慢的走进了夜色之中。

    回到家,潘安和平常一样在网站上写着小说,然后吃了顿饭,看完一集韩剧后就洗洗睡了。

    睡梦中,潘安梦到了身材惹火的李妍,梦到了性格温婉又冷淡的张琪雨,梦到了有着一双美腿的顾雪。

    她们慢慢的靠近潘安,那色泽诱人的红唇慢慢的变得清晰……

    ***

    清晨,潘安罕见的睡到了八点钟才醒来。

    身下有些不舒服,潘安坐起来,缓缓的看向身下,在掀开薄被看了看后,就看到内褲上的湿润痕迹,还有被沾染的被单。

    “又梦遗了啊……”潘安说着,但奇怪的是并不意外,很坦然的接受了这种事情。

    昨天好像是做了个梦,至于具体是什么,就记不得了。

    大概是把想法都留在了那梦境特有的暧昧之中了,在坠入名为清醒的现实之后,四顾茫然。

    “该学习了。”

    潘安走下了床,开始了新的一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ugop.cn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obile.ugop.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