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东厂有位爷 > 第691章 密室
    佟裳慢慢平静下来的时候,四周已经安静了下来。

    老鼠走了,她长舒了一口气,紧绷的身体终于可以放松下来,夏夜里还是有些凉的,她泡在水里这么久,身上的衣服都湿了,现在被凉气一冲,浑身冷得发颤。

    佟裳抱着手臂朝头顶看了一眼,依旧是漆黑一片,又试着叫了几声,仍是石沉大海一般。

    不知道是不是刚才跑了那几下,肚子开始有些疼,一想到肚子里的孩子,佟裳再次爬了起来。

    不行,她要出去,她不能死在这里。

    佟裳沿着石壁又爬了几回,耐何青苔太滑,无处落脚,最后都掉了下来。

    佟裳有些生气,用力扑打了几下,突然,她想到了什么。

    “这里密不透风,老鼠是怎么出去的?”

    佟裳开始在石壁上摸索,如果老鼠出不去,它一定是顺着哪里爬出去了,她当然还没蠢到要钻老鼠洞,只是要是能找到石头缝,她就能顺着爬上去,这样用石砖排列的井壁都有自己的规则,她找到排列的规则,就能找到缝隙。

    佟裳沿着墙面摸了半天,就在她快要绝望的时候,从距离井底一米多高的地方,找到了一处凸起,材质跟普通的墙面不同,像是金属,表面有些锈了。

    “是个门吗?”佟裳疑惑着?她个子不高,几乎用尽全力才只能够到一点,试了几次才找到着力点,用力往外一扯,铁门哗啦一声,被打开了。

    一股动物的恶臭扑面而来,耳边又响起了吱吱的叫声。

    佟裳强忍着,才没有逃跑,扒着洞口用力爬上去。

    铁门深处是间四五平方的地方,佟裳在里头摸着有碗筷等物,料着这里是有人住过的,于是又摸索着,在桌子上找到用剩下的油灯跟打火石。

    点着了油灯,四周渐渐亮了,如佟裳所料,果然是间密室,密室有些年头了,四处落满灰尘,靠墙放了一张小床,一张桌子。

    床上的床铺已经腐朽,而从那上面的花纹刺绣来看,以前住在这里的,应该是位有身份的人,一时落难才沦落至此。

    佟裳不记得这宫里曾住过什么人,自打东穆开国,北五所就很少住进嫔妃,聚集的都是些杂役之流。

    她正疑惑着,突然,她发现这里还有一条通道……

    袁江带着人匆匆赶到佟佳惠说的地方,果然看见里头有口枯井,上面压着巨石。

    他泄下气,对两旁的人道:“去看看有什么?”

    几个人抬开石头,其中一人举着火把上前,往里照了照道:“大人,什么都没有?”

    “没有?”

    袁江疑惑着,正要上前查看的时候,突然听见扑通一声水声,紧接着的传来佟裳的声音,“我在这里,来人哪。”

    袁江接过侍从的火把往里照了照,看见佟裳狼狈不堪在下头,正冲他挥手。

    袁江阴沉着脸,转头看向手下,“皇贵妃不是在里头吗?”

    “可……可能是奴才看错了。”

    “袁公公,救我。”佟裳在下面叫他的名字。

    袁江被点名,少不得换上好脸色,讨好地对她道:“皇贵妃您受惊了,奴才就这叫人救您上来。”

    翊坤宫。

    佟裳虚弱地躺在床上,周太医脸色凝重,坐在床前诊脉,淑妃一脸紧张地看着他,“怎么样?姐姐的胎……”

    周太医看了她一眼,迟疑地道:“不太好。”

    淑妃担忧地朝床上的人看了一眼,起身出去。

    少倾,周太医诊好脉,也跟着出来,在她身后站定,“娘娘。”

    “你说姐姐不太好,是不是……”

    周太医叹气道:“臣刚才替皇贵妃把脉,隐约已有早产的征兆,加上娘娘开始发烧……只怕这孩子……”

    淑妃不等他说完,上前一把握住他的手道,殷切地道:“不管用什么办法,救救姐姐,还有孩子。”

    周太医看着她眼神,不忍心拒绝,可还是如实道:“娘娘要做好准备,万一这孩子活不了,得想想怎么跟皇贵妃说。”

    “不会的,姐姐吃了那么多苦,孩子不会没的……”她摇着头,不敢去想那个后果,更不敢面对佟裳。

    还有她自己,要是孩子真的没了,她也不知道怎么活了,她已经流产两次,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怀上孩子,若是这个孩子没了,那她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她把全部的赌注押在孩子身上,此刻,绝不允许有一点差池。

    平儿从里头出来道:“淑妃娘娘,皇贵妃醒了,正在找您呢。”

    淑妃擦了擦眼泪进去。

    “姐姐,你觉得怎么样?”

    佟裳虚弱地笑笑道:“我没事,吓坏你了吧?”

    淑妃听了这话,刚憋回去的眼泪又浮了上来,带着哭腔道:“姐姐还说,这样的事再多两次,我也不活了。”她埋怨两句,复又担心道:“姐姐怎么掉到枯井里了?那井那么偏,亏她们想得出来,听说袁公公找过去时,井口还压着巨石,她们这是想置姐姐于死地啊,这一定是佟佳沅的计谋,我绝饶不了她……”

    佟裳道:“她既然已经做了死手,为何还要袁江去救我?”

    淑妃疑惑道:“袁公公不是自己找去的吗?”

    佟裳摇头道:“袁江送我回来的时候,我看过那地方,根本不在后宫范围,袁江就是带着人找过去,起码也是三天后了,我早就死了,他来得这么快,一定是有人告密。”

    “姐姐怀疑是沅妃临时反悔?故意透露了消息?可是我听说她出事后就一直在自己宫里啊。”

    佟裳摇头道:“沅妃未必一定要自己出面,你忘了她还有军师?袁江是佟佳惠的相公,即便两人平日里不和,可事关前程,夫妻总是一条心的。”

    淑妃替她掖掖被角道:“不管是谁,我会替姐姐报仇的,姐姐先好好休息,别的不用想。”

    佟裳哪里休息地下去,道:“你不要急于求成,佟佳沅既然松了口,想来也已经做好了应对的办法。”

    正说着,突然看见佟裳痛苦地皱了下眉,淑妃立刻紧张起来,“姐姐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平儿……”

    平儿近前看了一眼,突然叫了起来,“血……”

    淑妃看着她手上的血,吓得睁大双眼,“周太医,周太医……你快来看看。”

    一番紧张地查看之后,周诚面色凝重地道:“娘娘有早产的迹象。”

    “那怎么办?”淑妃已经六神无主。

    佟裳怕她心急坏事,强撑着身体的疼痛,出声道:“佳柔,你先别急,周太医,我不是教过你剖腹产的方法吗,若有万一,你就替我做剖腹产。”

    “可是姐姐……”

    佟裳打断她道:“你让你的人也预备着些,万一不好,就要提前做生产的准备了。”

    “我知道,可是……”

    “不会有事的。”佟裳对她点了点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ugop.cn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mjb.net